中華天地
2019年11月24日
第33卷 46期
老保釣馬英九談釣島志業 (童清峰)

馬英九談保釣(圖:釣魚台教育研習營)

2012年9月台灣民間保釣(圖:法新社)

「老保釣」馬英九在宜蘭蘇澳區漁會講保釣歷史,他受當年保釣啟發,以學術貢獻保釣,並以此題材撰寫哈佛大學博士論文。他說,保釣是「志業」,並肯定漁民保釣。

眾所周知,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在學生時代是個熱血保釣青年,哈佛博士論文的主題也跟釣魚台有關,但他很少公開講釣魚台的故事,十一月九日他於宜蘭蘇澳區漁會,在「釣魚台教育協會」所舉辦的研習營中侃侃而談,道出鮮為人知的保釣歷史。

釣魚台教育協會是保釣要角林孝信的遺願,希望以釣魚台為出發點的教育,能有助大眾認識國際局勢,他四年前過世後,由其妻子、成功大學退休教授陳美霞接續擔任該協會理事長,開展與漁民合作的保釣新方向。她表示,他們一群老保釣去邀請馬英九參與這次保釣研習營時,當時馬說了一句話,令她深受感動,馬說,總統、市長是他的「職業」,保釣才是他的「志業」,一口就答應出席。

六零年代中期以後,日本在釣魚台列嶼設置氣象台,武裝驅逐台灣漁民,以及琉球巡警撕毀漁船所豎中華民國國旗的消息,很快在美國校園傳開,胡卜凱、張先民等一群台灣留學生決議發起「保衛釣魚台運動」,全美各地開始成立保釣團體。

一九七一年美、日簽訂「琉球群島移轉協定」,觸發這股在全美大學串連的保釣怒潮,一月二十九日在幾個大城市舉辦大型的保釣示威運動。馬英九說,當年他還在讀大學時,曾接受美國國務院的計劃到加州訪問,當天剛好去了舊金山的花園角,「看到很多香港與台灣留學生發起保衛釣魚台運動」,他才了解保釣的由來。

三個月後馬英九回到台灣,開始積極參與保釣,當時美國務院發言人布雷發表不當談話,激起民憤,馬英九於四月十六日與台灣大學學生代表到美、日大使館遞交抗議書,實際投身保釣運動。

馬英九回憶表示,當時留美學人、國際法教授丘宏達在台大有一場演講,提醒大家,「你們保衛釣魚台是很對的,但一定要去研究到底有什麼問題,才有知識的基礎」。這一席話打動了馬的心,決心以學術貢獻保釣,他在哈佛大學的博士論文「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正是其潛心投入釣魚台問題研究的成果。

「我的博士論文在哈佛查得到,一定查得到。」馬英九暗諷總統蔡英文的「論文門」醜聞,引起一片笑聲。

馬英九對釣魚台的歷史相當熟悉,如數家珍,連一些年份、日期,都倒背如流。他說,清朝首任巡台御史,一位是滿人吳克禮,一位是漢人黃叔璥,黃來台巡查文獻上,記載了他對釣魚台的描述:「山后大洋北,有山名釣魚台,可泊大船十餘」。顯然當年釣魚台隸屬台灣無誤。

在地質上,釣魚台列嶼與台灣同屬一體,屬於東海大陸礁層的邊緣,是台灣北部大屯山、觀音山脈的延伸。馬英九露了一手冷笑話:你可以從觀音山、大屯山,一路走到釣魚台,「只是水比較深一點」。

明朝已有人在釣島捕魚

馬英九說,從大正九年至十五年,台灣總督府農林廳出版的文獻都把釣魚台漁場劃歸給台灣,「換句話說,在日據時代,釣魚台就是我們的漁場」。他反問,「為什麼不劃給琉球呢?」因為琉球人捕魚技術不如台灣,一般人也很少到釣魚台打魚。事實上,從明朝開始就有先民在釣魚台捕魚,也取了名字,「歷史上的證據是非常明顯的」。

日本將釣魚台取名為尖閣群島引起大家的好奇。馬英九說,在一八五四年左右,有一英國船長航行釣魚台時,看到釣魚島,外觀像教堂尖塔(pinnacle),故稱其為Pinnacle Islands,日本人再意譯為尖閣群島。

七零年代保釣運動風起雲湧。馬英九認為確實達到了效果。第一,日本終止在釣魚台建立無人看管的氣象台計劃。第二,美國修正對日立場,改稱「行政權」交還日本,主權問題改採中立立場。

為什麼美國會支持日本收回琉球群島?馬英九暢談這段歷史表示,一九四三年美、英中召開開羅會議,會後發表開羅宣言,當中對琉球群島的歸屬並無清楚規定,史達林(斯大林)曾問蔣介石是否有意接收琉球,當時國軍正陷入抗戰泥淖,「不可能對這麼小的地方表示意見,就沒有說要接受」,所以抗戰勝利後,琉球就由美託管,由於中國大陸已「赤化」,美國很怕琉球會再「淪陷」,所以發表日對琉球還有「剩餘主權」(residual sovereignty),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把釣魚台視為琉球一部分。但馬英九強調,「對不起,釣魚台不是琉球一部分,歷史上也不是,是我們中國的」。

二零一二年馬英九當選連任後,釣魚台問題升高,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挑起兩岸與日美的敏感神經,大陸強烈抗議,很多城市發起反日示威,面對東海情勢有日漸升高的隱憂,基於「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之原則,馬英九於該年八月五日(戰後中日和約生效日)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呼籲相關各方:應自我克制,不升高對立行動;應擱置爭議,不放棄對話溝通;應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應尋求共識,研訂「東海行為準則」;應建立機制,合作開發東海資源。

不到一個月後,馬英九在戰鬥機及海軍艦隊等護航下,搭直升機首度登上台灣外海的彭佳嶼島礁,此舉意在宣示距彭佳嶼一百四十六公里外的釣魚台主權。他在彭佳嶼除了重覆提到東海和平倡議,以及不會承認日本收歸國有動作外,也針對中日兩國提出三方對話要求。

他說中日台三方可以從現存的雙邊對話開始,先從三組雙邊對話再到一組三邊協商。馬英九說這三組對話分別是台日、兩岸以及日陸,一組三邊協商則是台、日、陸。

到了十一月三方展開協商,剛好日本換政府,安倍晉三上台,態度轉趨積極。馬英九說,「因為他很怕我們跟中共合作」,兩岸合作保釣本是台灣的籌碼,但馬強調不會跟中共合作,可日不放心,咬定馬是「反日派」;二零零六年馬訪日,右翼分子如影隨形對他展開抗議,還罵他是「中國的男妾」,但他一笑置之。

數百年的傳統漁場遭日方佔據,宜蘭蘇澳漁民受創最深。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起,以蘇澳漁民為主的「為生存、護漁權」民間保釣活動,共集結七十五艘漁船,從南方澳漁港出發前往釣魚台海域。這次是歷年最大規模的民間保釣行動。海巡署出動超過十艘艦艇護航。「漁船開得比較慢,時速只有五、六海里,海巡署的艦艇至少十海里,剛開始是在後面護漁,護護護,就護到前面去了」。馬英九笑稱,到了釣魚台,像是海巡署帶隊去的。

日本保安廳早就嚴陣以待,出動三十四艘船艦,跟海巡署艦艇爆發水戰。馬英九說,對方的船艦噸位較大,用造浪方式讓台灣船艦晃動不穩,還打出跑馬燈,要台灣船艦退出。海巡署也不甘示弱,同樣要求對方退出中華民國領海,互噴水柱,日方水柱較強,海巡署屈居下風,但也展開反擊。事後馬英九發豪語要給海巡署新台幣二百億(約六點六億美元),唯一條件是水柱須加大馬力,「不許再像尿尿小童一樣」。他說這次保釣讓台灣學到很多教訓。

事後馬英九在總統府以「對待民族英雄方式」,肯定為護漁積極投入保釣行動的蘇澳漁會理事長、總幹事等漁民。他說,日方未討到便宜,提出抗議,但馬不予理會,表示:「我們去我們自己的國土不行嗎?」

這次台灣漁民的強力抗爭,日本政府很快就和台灣簽署台日漁業協議,確立台灣漁船可以在釣魚台周邊捕魚,漁民大獲全勝,魚獲量是以往三倍。馬英九欣慰表示,「主權,我們沒有讓步,但是漁權是大進步」。

穩住漁權老百姓不吃虧

有學員提問釣魚台未來可能的歸屬,馬英九回答表示,釣魚台的主權問題因牽涉到美、日,要想清楚解決,不太容易。「但目前情況,對我們應該是最有利,我們沒有放棄主權,繼續協商,但是漁權我掌握住,老百姓不吃虧」。他自認就總統來講,這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台下報以熱烈掌聲。■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台灣軍方保防單元劇宣傳劇照將韓國瑜描繪成「共諜」,被認為是為了拍總統蔡英文馬屁,藉此打韓,引起反彈,違反軍隊國家化原則。軍方首長在陳水扁執政時也迎合扁,喪失專業,軋傷戰力。 隨著總統大選逼近,總統蔡英...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指出,執政者利用各種事件讓台灣民眾討厭中國大陸,再把美國捲進來,把台灣變成美、中角力戰場,國家安全因而面臨巨大危機;台灣應尋求自保之道,不要捲入。 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也是前國安會...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台灣領導人不能因為沒辦法解決兩岸問題,而把台灣帶進更凶險之境;維持和平是最大責任。 在「全方位視角下的兩岸」研討會其中一位與談人是國安局前局長蔡得勝,蘇起描述他是第一位從基層做起的局長,歷經藍綠,謹守...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