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2/24-3/1
2020年08期
李香蘭百歲冥誕紀念 回顧中日情緣如今共同抗疫 (王夕子)

李香蘭

少女時代的李香蘭:與父親在北京

黑澤明《醜聞》:李香蘭與三船敏郎主演

《支那之夜》:宣傳「中日親善」

左起:白虹、姚莉、周璇、李香蘭、白光、吳鶯音

晚年李香蘭(圖:法新社)

日本向中國馳援抗疫物資上所印的詩句「明月何曾是兩鄉」拉近兩國情誼,也恰是傳奇女星李香蘭的一生寫照。二月二十日正值李香蘭百年冥誕,她畢生視日本為祖國、中國為「母國」,用藝術串聯起中日超越國族政治的情緣。

新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當前,日本靠幾句古詩,陰差陽錯地登上了中國大陸社交媒體的頭條:從「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到「豈曰無衣,與子同裳」,這些附在日本支援中國抗疫物資上源自佛偈、中國古代詩篇的動人語句,寥寥幾筆傳遞了日本民眾向飽受疫情之困的中國給予的善意支持,更意外拉近了由戰爭及歷史問題鑄就的、原本日益僵持冷淡的中日關係。當中,日本舞鶴市政府向其友好城市中國大連馳援物資上印有「青山一道共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你我二人共浴雲雨、共睹明月,又哪裏像分別兩鄉的樣子?中國唐代詩人王昌齡《送柴侍御》中的佳句,竟將中日兩國之間的情誼,上升到了「情同一心」的高度。

而遠在二十八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二年,中國大陸的民眾也曾以同樣的詩句,迎接熟悉又陌生的日本來客。值中日恢復邦交二十週年之際,一位剛剛退出日本政壇的嬌小女人帶著一套與自己同名的音樂劇來到中國。她是在中國出生、長大的日本人,一生輾轉於中國、美國、日本多地。或許對於畢生視日本為祖國、中國為「母國」的她而言,「明月何曾是兩鄉」正是恰如其分的形容。出生於一九二零年,逝世於二零一四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是她的百歲冥誕。她曾是歌手、演員、政客、作家,她是李香蘭。

一個以「李香蘭」作了歌名,另一個將歌曲放進了電影,拜香港「歌神」張學友和「無厘頭」笑匠周星馳所賜,李香蘭這個名字在當代人之間,還算是有些知名度——當然偶爾仍免不了出現將「李香蘭」喚做「李蘭香」的無心之失。出生於中國奉天(遼寧)的李香蘭,父母是舉家遷往滿洲國定居的日本人。她從小由喜愛漢學的父親教授中文,幼年曾跟隨俄羅斯歌唱家學習聲樂;她由「滿映」(滿洲映畫協會)的演員開始做起,逐漸蛻變為家喻戶曉的巨星,由她唱響的歌曲《夜來香》數十年來風靡全球。一九四五年,李香蘭於上海大光明戲院舉辦個人演唱會《夜來香幻想曲》,連演三天,一票難求。李香蘭絕非一個凝固於流行文化中的簡單符號,時光倒轉七十年,她本就是音樂的化身、美麗的象徵。

然而李香蘭又不僅僅只是李香蘭:一九二零年出生時,她的日文本名叫山口淑子,父親的中國義兄為她起漢名「香蘭」。年少赴北平求學,她短暫地使用了「潘淑華」這個中文名,此後以演員、歌手活動時,均以「李香蘭」的身份現身。一九四六年李香蘭離開中國,改用日文本名。之後幾年她奔赴美國,又以「山口雪莉」的藝名闖蕩西方演藝界。一九五八年締結的第二段婚姻為淑子帶來了「大鷹」這個夫姓,退出演藝圈的她,便順理成章地以「大鷹淑子」的名義步入政界。每一個姓名,都彷彿澄澈的鏡子,映照李香蘭步履不停的人生旅程,人們通常以不同的稱謂,來為李香蘭的生命劃分階段。這些名字互相交疊、拉扯,也令她終其一生,都難以從國籍、政治、文化等種種因素造成的身份困境中解脫。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3/23-3/29
2020年12期
台灣詩人與評論家楊牧離世,享壽八十歲。他的作品橫跨東西、貫穿古今,六十年間創作不輟,為全球華人文壇留下重要的文學遺產。 被推崇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文學家,更被譽為華人世界最有潛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現代詩...
2020/3/23-3/29
2020年12期
  本名王靖獻,1940年生於台灣花蓮,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後負笈美國,獲柏克萊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曾用筆名葉珊,1972年發表《年輪》時改為楊牧。共出版詩、散文、劇本、文學評論等專輯近五十種,作品被...
2020/3/9-3/15
2020年10期
陳明忠是台灣最後的政治死刑犯,共坐了二十一年黑牢。他逝世百日適逢「二二八」七十三週年,馬英九、侯孝賢等出席追思會。 他可能是台灣最有名的政治犯,一提起陳明忠,很多老一輩或多或少知道他是白色恐怖政治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