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凌志淵
2018/5/21-5/27
2018年20期
新加坡眼睛看大馬變天 (凌志淵)

連接新加坡與大馬的長堤:兩國關係密切

新加坡的強大,就是靠種族平等精神,為何大馬不可以?大馬和平變天,也予新加坡啟示,如何透過選舉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權力。

新加坡怎麼看大馬變天?香港《信報》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專欄赫然出現「星馬合併時機再現」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建立一種如「一國兩制」的合併,絕非妙想天開。但熟悉兩國國情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在星馬兩國也沒人談論。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提過兩國可商議再合併,但現任總理李顯龍在任十四年間從未提過,而重掌大馬首相職的馬哈迪當年也與新加坡關係不佳。

更重要的是,馬新兩國立國理念南轅北轍,新加坡重視不分種族的平等,大馬則是馬來人優先,寫在憲法上。加上兩國經濟水平差距太大,合併是天方夜譚。

但這樣的言論,對大馬的民主發展是一大啟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強大,就是靠它的內部種族平等精神,沒有法律的歧視,不會在「土著優先」的名義下,將赤裸裸的種族偏見「合法化」,讓大馬很多的華人都有「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浩歎。事實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人估計至少有幾十萬,他們這次大部分都有請假回大馬投票,參與變天,自然也會在勝利喜悅之後,反思為何新加坡可以種族平等,而大馬不可以?

不容否認,對馬國變天憂慮最深莫過於新加坡。下台的大馬首相納吉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關係良好,連帶馬新兩國發展也一帆風順,未來則需要新加坡更多經營。然而對李顯龍的執政黨來說,最大隱憂是變天背後對新加坡人的啟示。新加坡長期一黨獨大,異議人士近年遭受打壓時有所聞,人民多不願觸碰敏感政治課題,反對黨平時也溫順。然而馬國「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現清新局面,包括馬國移民在內的許多新加坡人就難免更大膽,發出更多對執政人民行動黨的挑戰。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8/4/16-4/22
2018年15期
東南亞互聯網經濟飆升,網約車、網購、移動金融等紅火,創造巨大商機,也改變了生活方式與經濟型態。由馬來西亞人創辦、總部在新加坡的網約車企業Grab,成為東南亞估值最高初創企業;阿里巴巴繼入股電商Laza...
2018/3/26-4/1
2018年12期
新加坡褫奪原中國籍富豪蘭世立的公民權,是對新移民發出的清晰訊息,即「移民政策及移民的權利不是理所當然」,在中國移民圈內掀起波瀾。 向來對移民敞開大門的新加坡,近一年來出現明顯的政策轉變訊號,特別是對中...
2018/1/1-1/7
2018年01期
九十四歲的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出版自傳,自剖心路歷程,爆出不少國家級和國際級政經秘辛,引起關注。全書批判最嚴厲的,是他對馬來西亞在獨立後進一步走向種族保護主義的痛心。郭鶴年也痛恨英國殖民主義和日本佔領軍...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