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章海陵
2019/4/15-4/21
2019年15期
從珍寶島戰場到中蘇和解 (章海陵)

中國士兵與蘇聯士兵近身肉搏戰

中國士兵持反坦克砲

中蘇兩軍在珍寶島對峙

據當年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回憶,珍寶島事件是自衛反擊戰,經黨中央批准。中蘇邊界戰爭緩和的真正轉捩點,是當年兩國總理周恩來與柯西金北京機場歷時三小時三十分的會談。昔日中蘇言歸於好的和解精神,成為今天中俄戰略伙伴關係的基石。

今年二零一九是珍寶島事件五十週年。以今天眼光看,該事件只是幾場規模不大、歷時不長的中蘇邊界武裝衝突,似乎不值一提。可是,在當年這是震驚世界的大事,不僅改變了中國外交及內政走向,以中美蘇關係為主軸的世界格局也因而發生了巨變。一九六九年,中年以上一代人銘記於心!

在當年相當長一段時間,珍寶島事件「真相」為世人好奇。交戰的中蘇雙方彼此指控,尤其各自都聲稱正確有理、取得偉大勝利,而民眾對此不能不打上各種問號。作為「第三方」的西方學者魯賓遜、阿斯帕圖里安等人的專文介紹,反而彷彿具有了相當可信度。據他們稱,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早晨,珍寶島蘇軍哨所向上級報告了對面江岸的中方情況。中午前,近三十名中國「百姓」高呼口號,沿著結冰江面向島上行進。蘇方軍人乘兩輛裝甲運輸車、一輛卡車及一輛指揮車也向島上駛去,他們像平時那樣把自動步槍挎在胸前,手挽手地阻止中國人通過。站在第一排的中國人突然退到兩旁,第二排群眾迅速從大衣底下抽出手提機槍向蘇聯軍人開火,七人當場斃命。同時,埋伏在右側的近三百名中國軍人也開了火,將蘇軍打得暈頭轉向。迫擊砲、反坦克火箭筒和機槍子彈也從中國一側江岸上打了過來。蘇方援軍趕到,但沒法扭轉戰局,大敗而歸。據說中方帶走十九名俘虜,並加以殺害。中方軍人還帶走了蘇軍的武器裝備,事後進行展覽。

三月十五日,中蘇軍人在珍寶島上再度交戰,雙方都有備而來。中方說,蘇方於凌晨四點向島上開來多輛坦克,襲擊中國巡邏兵。蘇方說,中國軍人早在前晚就埋伏在島上。戰鬥在上午打響,中方江岸上的迫擊砲和大砲也吼叫起來。據說,中國這次投入兵力超過了一個團,約二千人。下午一點,蘇軍大砲形成猛烈的火網,向中方陣地猛轟。蘇軍共發動了三次反攻,最後終於迫使中國人撤回,持續九個多小時的戰鬥這才結束。蘇方損失約六十人;中方損失八百人,雙方數字都包括死者與傷者。三月十七日,中蘇軍隊第三次交火。

珍寶島戰爭究竟誰開第一槍?起因屬於偶發的擦槍走火,或是精心策劃、蓄謀已久?多年後,據當年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回憶,珍寶島事件是自衛反擊戰,實際上經過黨中央批准。當時,中央軍委專門在京西賓館開設房間,架設專線,由陳錫聯負責直接與前線聯繫,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負責掌握國際方面的情報,隨時向總理周恩來匯報,由周下最後決心。陳說,為了最初的戰鬥,中方準備了兩三個月,從三個軍抽調了三個偵察連,一個連二三百人,由有作戰經驗的參謀帶隊,進行專門訓練和配備。三月二日戰鬥結束後,「我們知道他們要來,就在江岔口大量埋設地雷。(三月十五日)他們首先從西邊過來一輛坦克,我們給炸了,他們不敢走了。從正面來了三十多人,砲火掩護。我們當時在島上也沒有什麼人,但砲火都準備好了。在這個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島上,集中了幾十輛汽車、坦克和裝甲車,我請示總理,現在是開砲的時候了,得到總理同意,我就讓開砲。打了有半個小時,珍寶島變成一片火海。他們沒有再增援部隊,但用砲向我們射擊,我們也用砲回敬他們,打了一會兒,那天的戰鬥就結束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3/30-4/5
2020年13期
中國微信群廣泛傳播抗擊新冠病毒實況視頻,背景音樂是俄羅斯流行曲《多想活著》。當年蘇俄歌曲或抒情或愛國,餘音迴盪,使人反思戰爭的殘酷及自鳴正義的愚昧。 新冠病毒肆虐,中國多名醫務人員確診被感染,不幸去世...
2020/2/10-2/16
2020年06期
秦國法家宰相商鞅認為根本沒有能使法律行之有效的法律,這個商鞅難題如今已成為中國難題,近代中國從孫中山、文革到習近平新時代,有法不依的陋習潛規則仍然揮之不去。 近期中美貿易戰、中國疫情爆發、台灣及香港事...
2019/12/23-12/29
2019年51期
二零一九年是陳獨秀誕辰一百四十週年,這位中共第一至五屆總書記從五四運動到建立中國共產黨,深刻地改變中國的命運。他晚年的經歷,讓人反思「莫忘初衷」的重要。 今年二零一九是陳獨秀誕辰一百四十週年。了解中國...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