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南海風雲
2019年5月19日
第33卷 19期
中越戰爭40年祭  改寫東南亞權力格局 (蕭峰、黃宇翔)

中國部隊挺進越南

中國軍隊挺進

越南軍隊開火

中越之戰四十週年,回眸這場僅一個月的戰爭,它扭轉了東南亞的權力格局,也開啟了中國與美國的蜜月期。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北京借懲越之戰,向美國立下「投名狀」,打擊獲蘇聯扶持的越南,圍魏救趙,使越南無法吞併柬老兩國,粉碎河內意圖成為中南半島霸主的野心。這也使美國資金、技術進入中國,改變中國發展軌跡。但如今美國卻扶植越南,以制衡中國,折射歷史的弔詭。

今年是中越戰爭四十週年的紀念,回眸這場只打了一個月的戰爭,發現它扭轉了東南亞的局勢,制止了蘇聯與越南在東南亞建立霸權的趨勢,穩住了中國在西南一帶的邊境局面,也開啟了中國與美國的蜜月時期。

一九七九年,既是中美建交的一年,也是北京借懲越之戰,向美國立下「投名狀」的一年。這是開啟了中美密切合作、共同對付蘇聯的年代。這在中美蘇三角關係的國際權力的方程式中,展示三角形的兩邊之和,必定大於第三邊。這最終導致蘇聯在一九九一年解體,讓被美國形容為「邪惡帝國」的蘇聯分崩離析,冷戰結構結束,從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格局。

一九七五年,美軍在打了十年的越南戰場上敗退,出現權力真空,越共則在統一全國後,積極在中南半島擴張,背後在蘇聯的支撐下,數年之間漸漸成為中南半島的霸主。中國不惜與越南這個「兄弟之邦」翻臉,發動「懲越之戰」,阻擋了越南稱霸中南半島的勢頭,讓當時入侵柬埔寨與老撾的越軍如芒刺在背,最後要調兵回越救援。中方發揮「圍魏救趙」的奇效,打破了越南建立越柬老聯邦的如意算盤。

中越戰爭在一九七九大打一個多月後,邊境衝突、小規模戰爭持續不斷,在一九八四年甚至有「兩山戰役」持續爆發,拖到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越南頓失外援,中越戰爭才正式拉下帷幕。

中越戰爭使越南成為中南半島霸主的野心幻滅,也使美國資金、技術進入中國市場,改變了中國發展的軌跡。但如今美國似積極扶植越南,以制衡中國,折射歷史的弔詭。

開戰前鄧小平訪美

中越戰爭爆發前,鄧小平在一九七九年一月底至二月初訪問美國,鄧小平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訪美最大目的是爭取美國支持改革開放,據隨鄧小平訪美、時任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之回憶,鄧小平自己說:「中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就要對美國開放;不對美國開放,對任何其他國家開放都沒有用。」鄧小平當時就意識到進行改革開放、搞市場經濟,關鍵就是與當時資本主義陣營老大哥美國搞好關係,以獲取資金、技術,更關鍵的是爭取加入美國制訂的「關稅貿易總協定」(GATT,二零零一改革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因此中越戰爭的開打主要是為了替美國報越戰之仇,以獲得美國信任,這是「投名狀」的代價,而非中國官方所說的邊境衝突、越南排華風潮,甚至是要保護「紅色高棉」政權,事實上,越南扶植的柬埔寨人民黨依然統治至今。

中越戰爭的大規模戰鬥只維持了一個月左右,符合鄧小平所說「教訓一下越南」的陳述,但及後的衝突、戰爭依然長期持續,這兩個戰爭形態,反映了中方兩個作戰目的,一是向美國「立投名狀」,這個宣示性行為代表大戰不可能持續,二是為了打擊越南建立「印度支那聯邦」的意圖,因此衝突變得曠日持久,直至一九九一年才正式結束衝突,不斷的衝突旨在拖垮越南,杜絕「印度支那聯邦」統合的可能,而在國力方面,中國自然處於上風,有利於進行持久戰。

越南企圖吞併鄰國

一九七五越南戰爭結束後,越共統一了南、北越,百戰之餘,軍隊規模達到一百萬左右,號稱「世界第三大軍事強國」。時值中蘇交惡、衝突不斷,一九六九年、中蘇爆發珍寶島之戰,兩國瀕臨決裂邊緣,蘇聯大力扶持越南,以牽制中國。越共總書記黎筍於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三日和蘇聯領導人勃烈日涅夫簽訂《蘇越友好合作條約》,相當於締結了軍事同盟,蘇聯提供經濟、科學技術支持,並成立攻守同盟,在雙方戰爭狀態下,相互支持,蘇聯更可使用越南的金蘭灣海軍基地。越南在得到蘇聯支持之後,就銳意在中南半島進行擴張,以實現「印度支那聯邦」統一法屬印度支那的擴張意圖。

越南在國父胡志明組黨革命之際,就具有統一「法屬印度支那」三國:越南、柬埔寨以及老撾的構想。越南共產黨的前身,就是「印度支那共產黨」(Indo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下設有柬埔寨以及老撾支部,統籌印度支那三國的革命運動,一九三零年「印度支那共產黨」在香港起草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大綱》就有「爭取印度支那人民的完全獨立」的綱領,當時胡志明、范文同這些開國元勳就有成立「印度支那聯邦」、統一「三國」的構想,在一九五一年受到中方壓力,才放棄這個構想,改名為「越南勞動黨」,在老撾和柬埔寨的支部則分別獨立建黨為老撾人民黨、高棉人民革命黨,儘管事實上越共仍領導著兩黨。可見,越共政權在立國之初,就一直懷有統一三國的野心,並非在一九七五年之後才產生這個構想。

由此可見,中國對於越南在中南半島的擴張願景一直保持戒懼態度,不願意中南半島出現強國。但在越戰結束之後,越南在蘇聯支持下,就漸漸恢復胡志明的建國初心,向老撾和柬埔寨輸出革命,意圖再度建立「印度支那聯邦」。

黎荀政權親蘇反華

越南擴張的第一步就是加強與老撾的「融合」,受越共支持的老撾人民革命黨也在一九七五奪取了政權,隨即在一九七七年簽訂了《越、老友好合作條約》,七項條約中最關鍵的就是「捍衛發展越南和老撾的特殊關係」,「特殊關係」指的就是越南形同老撾宗主國的關係,及後越南派遣顧問、專家控制了老撾政治,並長期在老撾駐兵數萬人,完全控制了老撾政權。

在老撾嘗到甜頭,使越南的黎筍政權繼續擴張,對南海諸島的歸屬看法也有所改變,從一九七八年開始,中國和越南都指責軍隊越界,南海有小規模衝突,越南開始意圖繼承過去南越西貢政府控制的南海諸島。

中國突襲越北

中越矛盾進一步激化,源於越南出兵推翻波爾布特「赤柬」政權,在與蘇聯簽訂攻守同盟一個月之後,越南就調動七個軍、二十四師的十數萬「志願軍」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出兵柬埔寨,不足一月之內,勢如破竹地攻入柬國首都金邊,推翻「赤柬」的民主柬埔寨政權,扶植「柬埔寨救國民族團結陣線」中央委員會主席韓桑林,任人民委員會主席,現任柬埔寨總統洪森則當時主管外交,越南長期駐軍十數萬在柬埔寨,實際上控制了柬埔寨,直到一九九零年越南人民軍才撤走。

越南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擊潰「赤柬」政權,但喬森潘領導的「柬埔寨愛國、民主、民族大團結陣線」、宋雙領導的「高棉人民民族解放陣線」,以及西哈努克王子領導的「爭取柬埔寨獨立、中立、和平與合作民族團結陣線」長期存在,牽制了解越南十數萬軍隊駐紮在柬埔寨,及後三股勢力更整合,在一九八二年成立民主柬埔寨聯合政府,由親華的西哈努克領導,美國控制的聯合國也不承認越南扶持的「柬埔寨人民共和國」。

在這個意義上,柬越戰爭也是美、蘇雙方的代理人戰爭,蘇聯支持越南一方,美國、中國則支持宋雙和西哈努克。《李光耀回憶錄》中則透露,以他了解,美國就為民主柬埔寨聯合政府提供一點五億美元支持、中國也提供了一億美元支持。

曠日持久的柬越戰爭延至一九九一年才結束,這般形勢自然有利於中國開展對越戰爭,中越戰爭也可被視為柬越戰爭的延伸,依然是美蘇的代理人戰爭。時間上非常湊合,柬越戰爭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底爆發,中國就在時隔兩個月,柬越戰爭仍在進行之際,就在二月十七日進攻越南,戰爭目的如十二月八日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命令所說:「為了支援柬埔寨人民反對越南侵略擴張的正義鬥爭……至一九七九年一月十日前完成一切戰鬥準備工作」,便可見中方準備時間非常短暫。

越南輕敵中方奇襲

中越戰爭爆發前夜,越南主力在柬埔寨前線未及抽身,主責越北對華作戰的名將武元甲雖然是老將,但由於其親華派的背景,已不受親蘇派總書記黎筍重用,只是中越戰爭爆發時匆忙請出國防部長武元甲統兵作戰,但由於戰爭準備不足,越南在越北地區只布署了九個作戰師、八個生產師、兩個訓練師的兵力,正規軍只有約不足十萬人,另外還有十五萬民兵,相較之下,中方則精銳盡出,調動十大軍區的廿二萬大軍,還有五百五十輛坦克,分東西兩線夾擊,東線由許世友指揮、西線由楊得志指揮,戰略目標也非常簡單:「用三至五天時間殲滅越軍一至兩個師,速戰速決,震懾越南的氣焰」。

在越南準備不足情況下,中越戰爭向中方有利的方向發展,一個月內,中國就殲滅越方大概三萬人,並攻拔越南北部重鎮諒山,是時三月五日,這個時候越南才恍然大悟,下達全國總動員令,並撤換武元甲,由抗美名將文進勇接手,但中方已然準備撤退,在十日後的三月十六日全軍已回到中國境內。

龐大軍費拖垮越南

中國作戰是奇襲方式,因此在一個月內達到戰略目的,便鳴金收兵,及後卻演變成為長達十一年的軍事衝突,在一九八四年更有爭奪老山、者陰山的大規模衝突,越南則因為多線作戰,要維持龐大的陸軍,在一九七五至一九八六年總書記黎筍逝世期間,軍費開支達到全國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因此無力改善國家經濟,最終需要於八十年代末從老撾、柬埔寨撤軍,裁軍接近一半,以大幅降低軍費開支,得以建設經濟,胡志明建黨以來「印度支那聯邦」的夢想終於破滅,中南半島疆域至此底定。

中國在中越戰爭期間,也得到美國間接支持,美國為中國監視中蘇邊境方面蘇聯軍隊的異動,親密無間,也迎來十數年外交上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奠定基礎,中越戰爭也是中國軍隊的「收鞘之戰」,及後將近四十年都沒有戰爭爆發,改革開放進入高峰,迎來直到今天的經濟高速增長。(實習生張智宇參與研究)■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4月27日
第33卷 16期
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再起波瀾,中國船隻近月頻頻在南海的中業島水域出沒,被指是抗議菲律賓最近在該島上進行建築工程。近日菲律賓與美國舉行的「肩並肩」軍演,地點在最靠近南海的三描禮示省與巴拉望省,菲美兩軍更展...
2019年4月27日
第33卷 16期
中華民國曾管轄中業島,一九七一年放棄,涉及外交困局及美國壓力。 中業島(英語:Thitu Island,他加祿語:Pag-Asa)位於南海南沙群島中業群礁中部,面積約零點三六平方公里,高三點四米,是南...
2019年3月24日
第33卷 11期
菲律賓祭出史上最嚴工作簽證政策,控制外國勞工的湧入,被指針對中國工人。估計逾二十萬名中國人在菲工作,引起社會反彈。中國女留學生張佳樂向警察潑豆花,加深菲民眾對中國人的負面印象。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二零...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