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章海陵
2019/5/13-5/19
2019年19期
我心中的一九七九年恍如昨日 (章海陵)

新疆工人舞會因中越之戰停辦,平常遲到早退的維族工人準時上班。一九七九的記憶歷歷在目。

多年來在我心中,一九七九是中國改革開放元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帶給國家巨大變化,在全國各地全面展現,連我所在的新疆戈壁灘礦區也不例外。

印象最深的是,工會俱樂部每天都舉行舞會,樂隊就是文革中活耀的文藝小分隊。在我聽來,他們演奏舞曲的水準一點不比北京、上海的差,似有更勝一籌的好印象。我跟許多站窗外觀看舞會的群眾一樣,很嚮往也很羨慕,但沒有進場的勇氣。是的,跳舞須有勇氣,但更需要技巧和經驗,而這些正是我們所不具備的條件。

可是,二月的一天,礦區的舞會停辦了。原來,工會主任說,中越邊境開戰,前線將士在流血犧牲,我們在這裏男女摟著抱著地跳舞,良心上說不過去吧?也有人當即反駁說,有中央文件規定不許跳舞嗎?「牌牌子(即文件;甘肅話)」拿來看看」!工會主任無言,但舞會仍然中止了。有舞者和樂隊人員說,主任說得對,良心不安,腿上也軟綿綿。算了,等不打仗了,再說」!

另一宗難忘的往事是,採場工地一個開鑽機的維吾爾族工人平時總是遲到或早退,但就從這天起,他變得格外守紀律,不僅提前上班,收工也不急著離去。我終於忍不住,問他為何這樣表現?他看了看四周,小聲說,「跟越南打仗了,卡派爾(即異教徒,維語中對漢人的蔑稱)肚子脹(心情不好),我要老實一點」。「你真精明!」我笑著表揚他,但心裏卻在想:他因中越戰爭而變得守紀律,但變得不像「自己人」,這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3/30-4/5
2020年13期
中國微信群廣泛傳播抗擊新冠病毒實況視頻,背景音樂是俄羅斯流行曲《多想活著》。當年蘇俄歌曲或抒情或愛國,餘音迴盪,使人反思戰爭的殘酷及自鳴正義的愚昧。 新冠病毒肆虐,中國多名醫務人員確診被感染,不幸去世...
2020/2/10-2/16
2020年06期
秦國法家宰相商鞅認為根本沒有能使法律行之有效的法律,這個商鞅難題如今已成為中國難題,近代中國從孫中山、文革到習近平新時代,有法不依的陋習潛規則仍然揮之不去。 近期中美貿易戰、中國疫情爆發、台灣及香港事...
2019/12/23-12/29
2019年51期
二零一九年是陳獨秀誕辰一百四十週年,這位中共第一至五屆總書記從五四運動到建立中國共產黨,深刻地改變中國的命運。他晚年的經歷,讓人反思「莫忘初衷」的重要。 今年二零一九是陳獨秀誕辰一百四十週年。了解中國...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