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19年12月1日
第33卷 47期
大學攻防戰的日本經驗 (胡煒權)

學生與示威者在東京大學安田講堂前抗爭(圖:法新社)

警方從直升機投擲催淚彈(圖:法新社)

東京大學1969年安田講堂事件,學生與校外激進力量結合,警方發射萬枚催淚彈,三十五小時敉平。

香港的大學校園暴力示威者與警方對抗,讓人聯想一九六九年一月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的「安田講堂事件」。它可以說是日本現代社會史上一場極具爭議,但又充滿疑問的社會運動。

事件緣於當時東京大學的醫學部實施無薪實習,使學生感到被剝削,發起了罷工活動,遭到大學嚴厲處分。在當時受到越戰、共產主義滲透,以及反體制思潮的影響下,瀰漫著對現體制不滿情緒,對大學處分不滿的學生態度轉為強硬,要求強化大學自治和民主化,最終演變成一場學生運動。在三十五小時的抗爭前和抗爭期間,更引來了校外的聲援者,包括不滿當時社會現況的社會活動分子混入東大,組織「全(大)學共鬥會議」(簡稱「全共鬥」),一起向政府派來的鎮壓警隊發起抗爭。然而,東大的「全共鬥」最終在兩天內遭到警方鎮壓,淪為「戰場」的安田講堂則荒廢近二十年,一直到一九八九年才完成重修。

從表面上看,「安田講堂事件」與現時香港的大學武力抗爭事件十分相似。然而,起因既有不同,而且也有幾個部分可以比較。

第一,「全共鬥」起初是由山本義隆(當時的「議長」)等東大學生發起,「全共鬥」本來便是大學跨越派別的大型「無大台」團體,而且不限校內人士參與,因此,「全共鬥」的抗爭很快便由學生發起的抗議不公義運動,變質成一種反體制的社會運動。這點跟香港現時的情況十分類似,即由原本的「反逃犯條例」變成反政府和反警察的抗爭。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二零二零東京奧運是日本軟實力的新跑道,作為最多諾貝爾獎得主的亞洲國家,日本憑藉科研精細化和造物細膩主義軟實力,給二零二零東奧注新動力。東京要藉第二次主辦奧運與殘奧會的良機,在繼承過去「歷史遺產」中開拓...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小池百合子力推綠色環保和都市低碳化,她堅持不懈創新開拓可持續發展的現代都市理念,倡導將環保理念貫穿於東京奧運,爭取城市發展綠色卓越品質的「金牌」,留下結合高品質環保與智慧城市的「歷史遺產」。 要讓東京...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1952年出生於日本兵庫縣蘆屋市,埃及開羅大學社會學學士,精通阿拉伯語與英語,現任東京都知事,也是首位擔任此職的女性;新聞主播出身,1992年從政後歷任參眾兩院議員,以及內閣環境大臣、防衛大臣等要...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