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香港政治
2019/12/2-12/8
2019年48期
香港區議會變天啟示錄 (黃杰)

民建聯黨團為選戰失利道歉(圖:《明報》)

區議會選舉變天,背後不僅是制度設計問題,也是建制派緩慢衰落的問題,無法提供新一代愛國的論述。要解決香港的問題,讓香港一些年輕人不再盲目仇中,就必需要正視港人原來繼承了殖民管治的制度缺憾,做好「去殖民化」工作的改造,以及落實「愛國主義現代化」。

香港區議會長期以來都是無人問津、建制派以資源上優勢壓倒性派出多名候選人「自動當選」從而控制的體制。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區議會選舉,延續了近月香港因修例事件而起的政治風波,多名「泛民主派」素人奮而出選,戲劇性出現「區議會變天」,並成功控制了四百七十九個議席當中的三百八十六席。媒體大多以「泛民大勝」為標題,但本質上這次選舉反映的是建制派長期緩慢衰落的問題。

這背後也是建制派無法吸引青年選民的問題。由於香港在二十世紀自由主義循序漸進的發展成功,青年選民從出生起收穫大量「現代化成功」或「亞洲四小龍」奇蹟之發展紅利,加上背靠祖國大陸而在上次金融風暴中未受巨創,因此心理上自以為和西方(透過殖民和經濟支配)的已發展經濟體看齊,從而深信全面的自由主義化和議會民主化才是香港的出路。這在意識形態上和上世紀從「一窮二白」中透過社會主義模式發展崛起的中國「愛國主義」形成了思想上的矛盾,並且,更重要的是,年輕人沒有看清楚西方自由主義正趨向單邊主義之霸權本質的實貌。這個「現代化」的經驗在一國兩制之下如何和正面的、支持多邊主義的「愛國主義」結合,是一個各方都亟需面對的問題。

要科學的去理解今次區選結果背後統計意義,應該以二零一二年、二零一六年同等性質的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投票結果來作比較。在二零一二年的全港性投票中顯示,建制派的實際支持人數為百分之四十七點二,而在二零一六年則為百分之四十四點九,輕微的下跌了二點三個百分點。而在這次選舉之中,建制派陣營的總得票為百分之四十一點八,其實大部分只是上述趨勢之延續,以及年輕選民巨量踴躍投票的結果,而不是香港的選民結構有甚麼巨大的轉變。之所以會出現泛民佔據八成一議席的緣故,其實是跟區選的選舉制度有關:單議席單票制,只要票數比對方多就可以獲勝,放大了百分之十七的多數票優勢。在多個選區之中,其實建制派都只是以數百甚至數十票之微「險敗」,但是在區選的制度設計之中,卻讓百分之四十一點八選民的聲音沒法有效地顯示出來。

所謂「泛民大勝」背後的因素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支持者大量增加,或是香港人容忍最近社會上發生的種種暴力行為,而是一個選民世代意向因素的長期效應,以及制度設計造成的巧合而已。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5/25-5/31
2020年21期
站在香港人的利益,必須拒絕新冷戰磨心的角色,不再被港獨與新殖民主義的幽靈誘惑,回歸香港人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情懷,堅持中國人的主體性,全力參與中國現代化的建設,讓中華民族的明天會更好。 香港政治往何處...
2020/5/18-5/24
2020年20期
在疫情稍微緩和之際,街頭風暴再起,反對派以玉石俱焚的手段,瞄準立法會選舉,香港要超越「攬炒」的怪圈,必須要有新思維,在政治上走出新的「中道」,不是居間取利,也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而是真正能帶領香港走上「...
2020/5/11-5/17
2020年19期
香港立法會內會選主席爆發爭議,中央重提對港的「全面監督權」。中央與香港泛民主派對《基本法》理解有重大落差,專家追溯歷史根源,也發現普通法與大陸法的歧異。 香港立法會內會選主席爆發爭議,由於「兩辦」港澳...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