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20/1/6-1/12
2020年02期
被割頸警察聲帶受損 (袁瑋婧、江迅)

遭割頸警察:血流如注

十月份遭暴徒割頸的警察右聲帶萎縮,聲音微弱,須接受語言治療。他希望能夠盡快回到第一線和同事一起抗暴。

警長阿力(化名)奉召到觀塘港鐵站執勤,遭十八歲男生冷血暴徒許添力用鎅刀(美工刀)割頸,在鬼門關死裏逃生,卻喪失了原有聲線。十二月二十日,在醫院再次做聲帶手術的阿力剛剛出院,翌日就在妻子陪同下,來到警察體育遊樂會接受亞洲週刊專訪。他的聲音微弱沙啞,唯有靠近才能聽清,便裝下的面容也顯得憔悴,然而經歷此劫,阿力臉上仍然一直掛著溫和的笑容。他仍舊秉持著身為一個警察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希望能夠盡快回到第一線和同事一起抗暴。

近半年來,暴徒武力不斷升級,前線警員不斷受傷,更遭受生命威脅,十月十三日在觀塘被暴徒割頸的阿力,正是命懸一線的重傷者之一。阿力靜脈及神經線被割斷,幸運的是沒有割到頸動脈,才撿回一條命。他對亞洲週刊回憶自己受傷那一刻:「只是感覺到頸部被人割了一下,但是感覺不是這麼強烈。」當時他轉頭就見到襲擊的那個人,馬上上前去截停他,直到發覺自己的衣服被血浸濕了,阿力立刻按住傷口,同事也都圍過來,他才意識到傷勢非常嚴重。「當時同事都過來幫我除掉裝備、頭盔,想找乾淨的布幫我按住傷口,腦海裏沒想任何事,只覺得周圍很吵。到了醫院,我都沒感覺自己會死,當看到太太來了,我才在想,會不會自己要走了,留下太太和孩子。」

阿力的妻子在一旁聽著他的話,又浮現心有餘悸的擔憂神色,當天她正在家帶孩子,「他同事的太太打電話給我,說他們那隊有人受了傷,讓我趕緊打給老公看一看,我就即刻打電話和Whatsapp打給他都沒人聽,後來接到他同事用他手機打來的電話,我趕緊趕到醫院,一開始都很擔心,見到他起碼不是想像中這麼嚴重。那時他跟我講話聲音已經是很沒氣的那種聲音,之後進去做手術,等了四個小時才推出來,忍不住哭了很久。差一點點,兩個孩子就沒了爸爸」。他們家中的兩個孩子知道爸爸頭頸受傷,但阿力沒有告訴他們這個受傷過程,因他覺得最大的孩子才六歲,還不是很理解這些事情,「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香港這麼暴力,雖然這個是事實,但我不想被他們知道有這麼多人用這樣暴力的手段去對待警察和其他市民。因為這是不應該的」。以前他只要不上班就會去接小朋友放學,但現在他已經很少出門,只因不想因為他自己而讓小朋友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由於迷走神經支配呼吸系統、消化系統的絕大部分和心臟等器官的感覺,受損後影響吞嚥和呼吸,導致阿力經常咳嗽,胃部會有胃酸倒流的情況,神經還需要慢慢生長。而右聲帶有些萎縮,造成阿力講話沒氣,聲帶康復需時較久,阿力起碼要接受半年時間的語言治療,他無奈地說:「某種程度上,右邊的聲帶應該都不會動了,要看左邊聲帶能否配合。」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4/6-4/12
2020年14期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相比起意大利、西班牙等國,中國的死亡率低,中醫藥被視為抗疫功臣。中醫藥治療總有效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主要是能夠降低死亡率、緩解患者症狀、減少輕型、普通型患者轉為重型患者,成本低廉,...
2020/4/6-4/12
2020年14期
中醫藥必須走上循證醫學之路,加以細緻量化與科學論證。 儘管困難,中醫界內努力尋找新方向以符合現代醫學的學術要求者為數不少,中醫循證醫學(Evidence-based Chinese Medicine)...
2020/4/6-4/12
2020年14期
中華民族歷經三百多次瘟疫,有實戰經驗。中醫講究「三因制宜」,因天(天氣)、因地(地域)、因人(人體),廣東與武漢的治病方案即因兩地差異而不同。 新冠疫情當中,中醫藥的療效備受關注,而在十七年前的SAR...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