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網絡新智慧 人工智能大數據抗擊疫情 (王夕子)

河南省人民醫院互聯網智慧分級診療醫學中心(圖:新華社)

廣東省人民醫院內的配送機器人(圖:中新社)

京東物流的送貨機器人

無人機在空中盤旋,提醒駕駛人掃碼登記進城(圖:新華社)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國人以網絡新智慧來抗擊,開展新的生活方式,大數據、人工智能(AI)等尖端技術,以及十幾年來積累堅實的互聯網基礎,成為扭轉疫戰的利器。無人機、機器人、遠距視像互聯網醫院與教學等大量應用;以AI技術為核心的智能CT影像評價系統,大大縮短檢測時間;百度透過大數據,提供第一手的抗疫及防疫信息;網購方便了數以億計無法出門的民眾。

沒有人會想到,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會以一場席捲全球的疫病作為開始。現身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爆發在二零二零年一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在短短一月時間內,便以不可阻擋的勢頭,以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作為起點向世界各個角落無情蔓延。

即使在傳染性和傳播速度上都明顯有過之而無不及,普通民眾仍很難不將這突如其來的疫病風暴,與十七年前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相提並論,不斷試圖在日益嚴峻的疫情面前尋找些許希望——「當年的非典都挺過來了,還怕肺炎嗎?」這樣的「正能量」或許不僅僅是主觀意識層面的精神勝利。如果說二零零三年令人聞風喪膽的SARS為社會帶來的足不出戶的緊張氣氛,無形中幫助今天的阿里巴巴、京東等電商類互聯網公司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那麼十七年後的今天,像一個因果互現的輪迴般,中國人正寄希望於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等業已成型的尖端技術,以及過去十幾年來發展積累下堅實的互聯網基礎,為及時扭轉疫戰的頹勢帶來可能。

疫戰之中,人類最大的也是最直接的敵人,無疑是病毒本身。引起新冠肺炎的病毒之所以被稱為「新型冠狀病毒」,正是因為該病原體是一種新出現的冠狀病毒變種,換句話說,人類被迫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之下,面對完全陌生的對手。在疫區中心武漢市,由於醫療資源、醫護人員緊缺,能夠接診的感染者數量與實際病患數量之間有差距,因此武漢市的病患在接受CT影像和抽血排查後,仍需要通過最後一關——核酸檢測,被證實為確診病例,才能被安排後續的入院治療。

如何快速進行核酸檢測篩查、提高確診效率,成為繞不開的難題。

二月十日,被稱為中國大陸最大AI公司的阿里巴巴發表文章稱,其下屬「達摩院」即人工智能實驗室已與浙江省疾控中心展開合作,開發出一套智能化的全基因組診斷和分析系統,利用AI算法,將原先需時數小時的疑似新冠肺炎病例基因分析縮短至半小時便可出結果。而在此之前,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宣布,以AI技術為核心的智能CT影像評價系統已於上海投入使用。這對於目前進一步放寬新冠肺炎病人確診標準,即CT結果可以被視為確診憑據的中國大陸而言,也稱得上一個利好消息。面對狡猾的新冠病毒,唯有將CT檢測和核酸檢測的流程壓縮至最短,方可有更多的時間撥開核酸確診「假陰性」的疑雲。

大數據繪出疫情地圖

疫情爆發正值中國一年一度的「春運」高峰期,如此大規模、長距離、長時間的人口流動,怎樣才能在千百萬人之中,追蹤到需要被關注的疑似病例?此時有不少人意識到,自己時時掛在嘴邊的「大數據」,原來並不是一場空談。疫情爆發後不久,通過分析百度旗下產品「百度遷徙」的月度數據,一份二零二零年一月期間武漢人口流動的數據地圖便就此誕生:武漢市長周先旺指「封城前離開武漢」流向全國的五百萬人口中,有超過六成前往了湖北省內其他城市,剩下的人則多以前往鄰近的河南、湖南、安徽等省份,以及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為主。除了分析人口流向、為全國其他省市預防輸入性病例做出難度預測之外,大數據還詳盡地勾勒出各地確診病例的到訪場所及活動軌跡,繪出具有參考價值的疫情地圖。而作為中國境內最大的搜索引擎網站,百度通過收集和分析用戶的搜索習慣及偏好,推出「全民熱搜」,實時匯總最受網民關注的疫情新聞,將第一手的抗疫及防疫資訊送入千家萬戶。

作為影響全球的公共衛生危機性事件,新冠肺炎為中國帶來的難題絕不僅僅在於治癒患者,更在於採取有效措施截斷傳染源、縮小傳染規模,降低大部分未受感染的民眾的風險。從一月二十日開始,「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風」的宣傳口號終於出現在媒體和網頁的顯眼位置,隨著疫情愈發嚴峻,「過年期間是否應該出門,是否需要取消年夜飯」的爭論也逐漸在萬千家庭中爆發,家住江西南昌的小李也沒有「逃過這一劫」:「今年我家本來在餐廳定了一桌年夜飯,因為過年準備很多菜,最後吃不完都浪費,做飯爸爸媽媽也很辛苦,所以決定出去吃。大年二十九我說咱們不(出去)吃了行不行,結果我爸爸罵我不孝。」說到這,小李在電話中發出了輕笑:「他還說我不要逼他戴口罩,SARS的時候他都沒有戴。胳膊擰不過大腿,我擰不過他!」

奇招勸爸媽不出去吃飯

那麼,年三十小李到底有沒有出門吃飯?「哈哈,沒有!是微博網友教了我一招。那天晚上我在家庭群轉發了很多那種公眾號文章,什麼《不戴口罩中招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啦,什麼《鍾南山院士告誡全國人民的七句話》啦,其實當中也有真有假,很多很誇張,但是戳中了爸媽,他們平時就喜歡看標題黨(指標題誇大其詞、吸引眼球)文章,第二天就立馬戴上了口罩,說好吧好吧不出去就不出去吧。」自媒體遍地的二十一世紀,一篇獲得萬千轉發的、戳中長輩痛點的微信公眾號文章,竟比官方媒體的呼籲、親生子女的苦口婆心還有用得多。

而在網絡習慣相對薄弱的農村地區,不少村支書「返璞歸真」地用上了土方法,以大喇叭廣播的形式傳播戴口罩、不出門的基本防疫知識,但當中也不乏科技之光。一條在大陸網站廣為流傳的視頻顯示,當地基層工作人員利用無人機巡查村子內部情況,觀察在戶外聚集或不戴口罩的村民,並透過麥克風傳送語音,告誡他們立即返回室內或戴上口罩。視頻畫面中,一位老婦用新奇的眼光望著無人機,卻只見空中的裝置開始「講話」:「快回屋裏去,戴上口罩,這是咱們的無人機!」嚇得老太太邁步便跑向自家的方向,場面頗為有趣。

「新冠」來了,道路熄燈、商場停業、公共交通停運、商鋪關門,這個農曆新年期間,以上的情景在中國大陸的大小城市中隨處可見。民眾響應號召,不出門、不聚會、不聚餐,原本不夠用的春節假期卻彷彿開了零點五倍速,一切都被拉得很長很長。三天五天容易,但過了一個星期,人們不禁開始犯愁:原本為春節準備的菜品吃完,冰箱空了怎麼辦?

上海人小嚴說,原本習慣早睡的她,在春節期間竟破天荒地熬了幾個夜:「不僅我,我爸我媽也不睡,一人一部手機,零點準時開搶。」「零點開搶」的,是阿里巴巴旗下新概念超市「盒馬」品牌送菜、送貨上門的配送名額:「一是怕晚了沒有菜,二是怕沒有配送小哥。」春節期間運力有限,而人們為了少與外界接觸,都選擇「宅」在家裏,等小哥配送上門,因此,作為以數據和技術驅動、以質量鮮、運速快、服務佳為賣點的「盒馬」,便成為了食材「囤貨」的首選。以深圳為例,每日零時及早上八時,用戶使用盒馬APP線上下單並選擇線下配送,前者將於上午十一點前送達,而後者則會在晚上七點前送達。用戶在下單時還可以選擇「無接觸配送」,即配送員將商品放在指定位置,用戶自行提取,雙方無需見面。小嚴略顯誇張地說:「非常時期配送要靠搶,口罩也要靠搶,我平時搶周杰倫演唱會門票都沒有這麼緊張!」

線上線下整合模式

依託豐富的人力資源、優化的線上│線下整合模式,在過去的幾年中,以外賣、快遞、「跑腿」為首的物流系統曾真實而徹底地改變著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但當新冠肺炎疫情的浪潮襲來時,當武漢市的大門緊閉時,「點外賣│送外賣│拿外賣」這一人們習以為常的鏈條停擺了嗎?在中國大陸社交網站「新浪微博」上,活躍著一位身在湖北武漢的「美團小哥」(送貨員)。人稱「老計」的他是湖北人,在武漢讀過書,後漂泊大江南北,最後又回到武漢,成為一名跑腿的小哥。一月底疫情開始爆發,他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工作,並且決心利用微博記錄自己和武漢人在這所看似被拋棄的城市中生活的點點滴滴。在他眼中,武漢並沒有因為新冠肺炎而陷入停擺,相反地,有不少跟他一樣的「小哥」仍活躍於昔日喧鬧繁華、而今空空蕩蕩的大街上,充當著「跑腿」的角色:有人家裏沒有新鮮蔬菜,便下單叫老計去超市買,順便再帶上幾盒常用藥;有人返回家鄉回不了武漢,用手機下一單,老計便跑去她家中幫忙餵貓、清理寵物糞便;有人下單外賣,老計去取時,發覺客戶的要求是「雞蛋不用打碎,直接拿生雞蛋,家裏沒雞蛋了!」令人發笑。就在疫情爆發近一個月後的今天,老計依然在自己的本職崗位上兢兢業業,彷彿只要城市裏還有小哥在永不停歇地奔跑,武漢就依然衝破萬難地活著。

人活一世,無非衣食住行用。靠小哥解決了吃的問題,剩下的又如何?新冠肺炎的爆發無疑在原本期待著假期期間前往電影院觀賞「春節檔」電影的廣大觀眾頭上澆了一盆冷水。原本定檔大年三十、大年初一的《囧媽》、《唐人街探案》、《奪冠》(原名《中國女排》)等影片紛紛以保障公眾安全、避免在空氣不流通的室內聚集為由取消了放映,全國多個城市也相繼宣布關閉電影院。無從選擇的觀眾,似乎只能在吃完一餐簡短的年夜飯之後和父母圍坐電視機前,收看春節聯歡晚會打發時間。一月二十四日,原本宣布撤檔的電影《囧媽》發布聲明,稱會將原定於電影院上映的影片改由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多個大陸網絡公司「字節跳動」旗下的視頻軟件在大年初一上線播出。陰差陽錯間,《囧媽》竟成為了大陸觀眾農曆新年通過互聯網迎來的第一聲問候。此外,在線音頻平台喜馬拉雅FM聯合多省市政府,為當地市民提供為期十五天的免費體驗卡;包括清華大學在內的多個高校開放在線圖書館,提供實用性強、易於理解人文社科、自然科技類圖書,供在家抗疫的民眾免費閱讀;中國知網、維普網等中文學術期刊檢索網站則免費開放數據庫,提供大量的論文資源……以上種種,都令「靠不出門打贏疫情阻擊戰」的人們,得以擁有豐富的精神世界。

網絡平台更為無法復學的中小學生,提供了靈活的學習空間和學習機會,保證他們「停課不停學」。遙想二零零三年的非典,全國也曾經歷過因疫情而暫停中小學上課、學生被迫放假在家的過程。當年五年級的阿怡,至今仍對此記憶猶新:「除了老師布置作業,就沒有其他了。寫完作業就是玩,那個時候也不懂什麼危險不危險,就還在花園裏找小朋友,當時放了一個月假,我幾乎玩了一個月。」而今的阿怡是一名新生兒的媽媽,若她的小孩再大個幾歲,恐怕就不會像她當年那麼「幸運」——有了在線教育平台,任憑學生多麼不想學習,也再無法以「老師沒有要求」「沒有條件」作為逃避新學期的藉口。

身處武漢疫區的燕燕是一名高中語文教師,自二月四號起,她便試圖以在線授課的方式,讓自己班上的學生「復學」。據她在個人網誌的記錄,加上備課、講課、答疑、批改作業,每天花費的時間在十小時以上,當中還不包括通訊軟件、在線直播軟件因全國同時授課人數過多造成的網絡擁堵。但是樂觀的燕燕卻寫道,自己的學生表示,從未覺得一堂語文課竟然如此好聽……除各地中小學,包括學而思網校、新東方、猿輔導在內的多間民間教育機構及在線教育機構也都紛紛上線了面向學生的免費轉向直播課程,當中除包括課業輔導外,還有不少涉及人文素質培養的課外內容。嚴峻的疫情形勢之下,在線教育平台竟迎來了屬於它的新契機。

截至二月十二日,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四萬四千名,死亡人數過千,並波及全球超過二十個國家及地區。對於被迫放假而無法復工、復學的普通民眾而言,新冠肺炎給他們帶來的生活體驗,新奇而又陌生,但又很難以「苦」字來真正概括。但以上這些數字的背後,卻是曾熱烈燃燒過的無數生命,以及冰冷淚水、無奈嘆息和逐漸熄滅的希望燭火,每一個生死面前的悲劇,都顯得無比真實。

互聯網平台闖過生死關

疫情來襲,在醫療資源、人力資源等調配與實際需求之間存在落差的情況下,互聯網平台也成為了感染者及其家屬闖過生死關卡的最後希望。在新浪微博超級話題「肺炎病人求助」下方,每日聚集有來自包括武漢在內湖北省各個地區數以百計的患者及患者家屬,擺在他們眼前的問題,通常都是等待確診但試劑檢測排不上隊或無法被入院收治等等。

「其他的我也做不了,其實我能做的就是轉發,我多轉一次他們就多一分被看到的希望。」西安人小熊這麼說到。他所在的西安市疫情並不算嚴重,只是出門行動不便,無形中他便多了不少在網上「衝浪」的機會:「西安現在物資還是挺足的,也沒看到有病人求助,但是武漢的就經常看到。我雖然不認識什麼武漢的人,但是會將一些網上看到的信息發給博主,希望能幫到他們。也會at(即在貼文標註)一些有名的人,希望他們看到。」這些求助帖文,正是依靠民間一次又一次的轉發、吶喊,才逐漸獲得媒體的關注,而不至於淹沒於聲浪之中。

除了幫助求助患者,海內外的熱心人士還透過網絡渠道搜集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醫用物資,或組成志願者團隊,為疫區人民提供心理輔導,及聯絡有關部門的對接工作人員。在「車、馬、郵件都慢」的今天,人們以社交網站為基本組織,顯示出強大的自我管理和協調能力。

互聯網能改變中國什麼?如果早幾個月問這個問題,一千個人也許會有一千種答案。然而在病毒來襲的特殊時刻,所有人都只有一種答案:當災難來臨時,它讓中國人擁有了應對恐慌、危機和悲劇的新姿態,進入全新的生活方式。■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網民善用短視頻軟件「快手」,見證三四線城市抗擊疫情的新招數。 在中國大陸民眾之中提及新興短視頻軟件「快手」,往往會收穫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一種是嗤之以鼻,另一種則是視若珍寶。前者認為快手就是「土氣、落...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中國推動應急外交,抗衡一些國家政客或個人的排華逆流。外長王毅主持外交部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與多國外長通電話。 國家有邊界,疫情無國界。在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一體化時代,公共衛生沒有國界...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疫情對中國經濟帶來巨大影響,衝擊全球供應鏈和經濟,牽一髮而動全身。 被譽為「中國地理心臟」的武漢,擁有包括PSA集團在內的一百多家法國企業。法國對華投資四成都是在武漢。武漢佔據了法中交往史中的四個「最...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