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李文亮醫生之死啟示錄 呼喚體制改革要求言論自由 (黃宇翔)

李文亮醫生臥病在床(圖:歐新社)

公安局對李文亮的訓誡書

北京民眾在積雪上寫字悼念李文亮(圖:中新社)

民眾到李文亮病逝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門口悼念(圖:歐新社)

李文亮醫生因感染新冠病毒病逝,享年三十三歲,他的死意外引爆中國人對言論自由的追尋,更引發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罕有地聯署,呼籲體制改革、爭取言論自由。中國當局不肯定李「吹哨人」的身份,但評價仍屬正面。

新冠病毒的爆發,是中國的「黑天鵝」事件。「吹哨人」(Whistleblower)李文亮醫生在二月六日晚上逝世,年僅三十三歲,意外地引爆中國人對言論自由的追尋,在微博、微信上的討論成為一股湍動的不滿潮流,微博的帖子刪不勝刪,更引發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罕有地聯署,呼籲體制改革、爭取言論自由。中國當局對於李文亮評價偏向正面,但避開他作為公開揭露疫情「第一人」的稱呼,不對他「吹哨人」的身份加以肯定,更傾於肯定在體制內上報疫情的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以及為在第一線指揮防控疫情、隱瞞自己漸凍症病情的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李文亮之死在海外也引起廣大迴響,二月七日,香港由支聯會舉辦悼念集會,發起集體吹哨行動。二月十二日支聯會、公民黨等團體也組織遊行至中聯辦,高呼「我要言論自由」,獻花、默哀,並吹響哨子悼念。二月九日,紐約中央公園也有三百多名留學生、華人舉行悼念集會,同樣一起吹響哨子作悼念,會上亦有人代讀長期關注中國艾滋病情況的高耀潔醫生寫的悼詩:「你的人生道路坎坷、短暫而又勞累,……你的義舉向掩蓋者示威,李文亮醫生安息吧,歷史永遠記下你的行為。」

但海外獨派余杰、支持港獨的作家盧斯達等肯定李文亮揭露疫情之餘,仍批判李文亮的中國認同、對香港反修例事件的撐警態度,指他是「藍絲」。盧斯達批評道:「香港的歌頌和祭儀,則是沒有良心而可恥,自卑自賤的失態。」認為反修例的仇恨比武漢肺炎疫情更重要。余杰則說:「遇到大一統的問題,很少中國人能免於被洗腦。李文亮醫生的微博上曾經支持中共在香港的殺戮。」

李文亮被指造謠

李文亮的死後哀榮成為社會現象,源於李文亮和許多中國普通人的際遇有共鳴。李文亮的「爆料」原來只是在微信的武漢大學同學群組裏傳播,並叮囑過群友不要轉發出去,本來就沒有公開爆料的意思。訊息被傳開去後,李文亮卻被當局指「造謠」,一月三日收到當局的訓誡書。對於當局的警告、指控,他也只是寫上「能,明白」,承諾不再傳播相關訊息。及後,李文亮在一月八日治療病人期間受到感染,一月三十日確診,延至七日後的二月六日病逝。

在二月六日晚上九點三十分心跳停止後,《新京報》、《環球時報》都發布死訊,院方卻仍然運用葉克膜(ECMO,體外膜氧合)搶救三個小時。

李文亮在一月二十日後多次接受媒體採訪,接受《財新》採訪時他表示:「被訓誡後平不平反並不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言論自由呼聲爆發

李文亮在二月六日逝世的當天,輿論爆炸,微博上有大量標記「武漢政府欠李文亮醫生一個道歉」、「我們要言論自由」、「不能,不明白」(對照李文亮在一月三日訓誡書的回答「能,明白」)的字條在該夜至二月七日凌晨密集式傳播,也有大量網民自拍戴口罩模樣、寫上相關標語,例如李文亮生前的話語:「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要言論自由」等,成為社會現象,是習近平執政以來,少有民眾形成爭取言論自由的行動。二月八日,網民更創作歌曲《不能不明白》,加以紀念。雖然,微博對相關行動加以壓制,新浪因此刪掉逾四萬八千則留言,同時禁言、關閉八百五十七個帳號。

李文亮「遺書」的誤傳

網上亦流傳著微信公眾號「萍語文」代入李文亮角度所撰寫的墓誌銘《我走了,帶著一張訓誡書》,文末最後一句「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也成為微博上熱傳的語句,但隨著文本傳播,也被誤解為李文亮自己寫的遺書,指是李文亮和妻子付雪潔共同寫作。

二月七日晚上,武漢當地有大規模紀念活動,民眾在晚上八時五十五分至九時零五分發起關燈、舉起手機、電筒等能發光的物件指向窗外,並且集體吹口哨,這些片段在微博上廣為傳播。亦有民眾到李文亮病逝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獻上鮮花,北京也有民眾在雪地寫成「送別李文亮!」的字句。

自由派號召體制改革

李文亮之死也使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站出來,要求爭取言論自由、體制改革。至少有兩份聯署的「致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在流傳,一是《言論自由權從今天開始》,第二封是《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訴求大致雷同,兩封都支持將二月六日訂為「言論自由日」,要求落實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廢除限制言論自由的法律,解除報禁、社交媒體上的審查,最後更進一步要求召開「國策會議」,全面反思近年國內外政策等等,聯署人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獨立學者笑蜀、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作家章詒和等等。

聯署人之一的笑蜀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說:「知識分子在當前中國非常壓抑、屈辱,失去言論自由對中國國運影響非常之大,今天的疫情是因為沒有言論自由所造成的徹底的失控,疫情的失控是人為的自然災害,就是人禍。」他又指「沒有言論自由,國家就沒有了預警機制,這個疫情失控就是最直接的結果」。

笑蜀二月四日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評論《全能政府的阿喀琉斯之踵》亦寫到,當局「怠政坐失疫情防控窗口期,已是無可諱言。這不只是疫情防控的失敗,實際上是全能政府的失敗」。因此,笑蜀也說:「訴求的第六點,就是指向追求憲政,就是對權力的制約,不能一家獨大。」反思體制。

同樣有參與聯署的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張千帆也說,對言論自由的壓制顯然是新冠肺炎病毒在武漢乃至全國範圍大規模擴散的元兇。他呼籲「全國人大等責任機構盡快終結刑法、行政處罰法等立法中干預公民言論自由的違憲規定」,並將二月六日設為中國言論自由日。

官方對李文亮之死非常重視,但對於他死後引起的社會憤慨非常尷尬。一方面肯定他捨己為人的精神,《人民日報》的評論指「事不避難、義不逃責的擔當,令人肅然起敬」,《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俠客島」亦有在微博上發文,直指「他們欠你一個道歉,我們欠你一句謝謝」。國監委二月七日亦介入調查,指「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這是國監委罕有在打貪以外進行的調查,有可能對其「造謠」定性平反。

但是,對於李文亮的定性在官方也有分歧,微博流傳著中宣部對各家媒體的指示公文,指:「關於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去世一事,要嚴格規範稿源,嚴禁使用自媒體稿件擅自報道……互動環節穩妥控制熱度,不設話題,逐步撤出熱搜。」對於李文亮之死帶動的輿論風潮非常警惕。《人民日報》的推特(Twitter)英文帳號曾發文指李文亮在六日晚間去世,並說明李文亮是當初將疫情消息說出,卻遭到警察稱發布「謠言」的八人之一,並指他的死是「國家的悲傷」。但及後卻被刪文,並將警察處理「造謠」事件的內容刪去。

有官方背景人物也發出不同聲音,《人民日報》上海分社社長弘冰在微博發帖追悼:「現在,因為不信你的『哨聲』,你的國家停擺,你的心臟停跳……還要怎樣慘重的代價,才能讓你和你們的哨聲嘹亮,洞徹東方。」

身兼人大代表的傳染病專家鍾南山亦說:「大部分人認為他(李文亮)是中國的英雄,我真為他驕傲。」

改革之路難行

自一月二十日輿論稍為放開以來,微博上就一直有輿論希望當局「罪己詔」,公開承認治理疫情的犯錯,並改變大政方針,漢武帝晚年「輪台詔令」的故事也廣為傳播,但北京大學教授、專治漢史的學者辛德勇在微信號「辛德勇自述」則說,「在『雄才大略』的漢武帝眼中,為了實現他的強國大夢,草野小民的性命是不值一顧的,那裏還會有甚麼下詔罪己的事兒,好心的人們,千萬不要想太多」,暗示「雄才大略」的當局不可能因此改變大政方針,該帖文也在「存活」數小時後就被刪掉了。

聯署要求改革的知識分子也不樂觀,前《炎黃春秋》雜誌總編輯吳思認為,「知識分子有責任發聲」,但他表示難以判斷會否帶來真正的改變。反映著李文亮之死雖然在輿論形成滔天巨浪,但漫天的雷聲會帶來改革的甘霖嗎?■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國人以網絡新智慧來抗擊,開展新的生活方式,大數據、人工智能(AI)等尖端技術,以及十幾年來積累堅實的互聯網基礎,成為扭轉疫戰的利器。無人機、機器人、遠距視像互聯網醫院...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網民善用短視頻軟件「快手」,見證三四線城市抗擊疫情的新招數。 在中國大陸民眾之中提及新興短視頻軟件「快手」,往往會收穫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一種是嗤之以鼻,另一種則是視若珍寶。前者認為快手就是「土氣、落...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中國推動應急外交,抗衡一些國家政客或個人的排華逆流。外長王毅主持外交部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與多國外長通電話。 國家有邊界,疫情無國界。在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一體化時代,公共衛生沒有國界...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