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
2021/2/22-2/28
2021年08期
疫情春運親情煎熬衝破阻隔vs就地過年 (王夕子)

春運第一天的哈爾濱火車站:候車旅客稀少(圖:新華社)

長沙火車站:醫護人員檢查健康碼(圖:中新社)

廣州南站:工作人員協助旅客驗證粵康碼(圖:中新社)

外地務工人員:官方推出福利補貼倡議就地過年(圖:Imaginechina)

春運中的南京機場:全副武裝(圖:新華社)

浙江省寧波市工地:慰問不回家工人(圖:Imaginechina)

北京防疫中心:民衆等待核酸檢測(圖:法新社)

中通快遞小哥原地過年:春節不打烊(圖:Imaginechina)

北京南站:防控措施嚴謹(圖:新華社)

新冠肺炎在全世界範圍內爆發之後的首次中國春運,於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正式揭開帷幕。每一個春運參與者的返鄉之旅,都成為了對國家及地方疫情防控能力、服務能力以及基層管理能力的全面考驗。在複雜防疫措施和漫長隔離時間的限制下,有人衝破層層阻礙與親人相聚,也有人或主動、或無奈地選擇響應官方「就地過年」的號召,與親人隔空傳情,成為疫情之下的又一個「新常態」。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作為全球每年最大規模的人類遷徙活動,新冠肺炎在全世界範圍內爆發之後的首次中國春運,於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正式揭開帷幕。與新冠病毒艱苦作戰的一年時間,已足以將春運這場事關團聚和重逢、凝聚情感和奔湧幸福暖流的盛事,轉換為一場困難重重的苦旅。點對點的防疫政策和行前必須的核酸檢測形成了對旅客出行地的嚴格限制,機場、車站控制人流從而減少直接接觸、降低感染風險,社區及居委精密的網格化管理接續著對返鄉人士健康狀況的追蹤……每一個春運參與者的返鄉之旅,都成為了對國家及地方疫情防控能力、服務能力以及基層管理能力的全面考驗。而在這複雜而漫長的旅途之外,也有普通人或主動、或無奈地選擇響應官方「就地過年」的號召,在他鄉與故鄉的親人隔空傳情,憑明月千里寄相思,成為疫情之下的又一個「新常態」。

雖然早在二零一九年年底,新冠病毒就已經以驚人的速度和感染力度,在中國大陸境內及境外傳播開來,但回看二零二零年開年的眾多關鍵時間點便不難發現,從一月十日起,春運前半程始終保持著大客流的狀態,甚至在一月二十二日還出現了單日輸送旅客八千四百五十三萬人次的最高峰值,而當時任全國衛健委高級專家組組長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於一月二十日透過媒體公開宣布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引起民眾廣泛重視時,當年春運的進程已將近過半,絕大多數的返鄉旅客已經到達目的地,或已身在途中。因此,嚴格意義上講,二零二一年的春運,是中國人第一次在全副武裝的狀態下「抗疫歸家」。

今年首次參與春運的唐怡對此深有感觸。來自中國西安的唐怡,二零二零年通過高考入讀了座落於深圳市的一所大學,人生第一次遠離故土、孤身在外。在首次登上過年返鄉的班機之前,「春運」二字只停留在唐怡滿懷大學夢時附加的想像裏:「春運應該是像電視新聞裏播的那樣,機場也好火車站也好都有很多人,高鐵站人擠人,排隊也要等很久。」但唐怡的機場春運之旅顯然比她想像中容易得多,她甚至餘裕滿滿地在深圳機場購買了一杯新鮮出爐的喜茶,並閒坐在候機室裏拍下照片發了一條朋友圈:「感覺機場也只是比平時人多了一些,尤其是深圳機場,和(我)八月份剛來上學的時候沒什麼區別。」眼前的畫面與想像中場景的唯一重合之處,竟然只在於登機旅客手中拎著的大包小包用來饋贈親友的當地特產。

一年間發生的許多無聲變化,是「春運初學者」唐怡所不知道的。她所提到的「只是比平時人多了一些」,反映在數字上,卻是今年春運旅客人數的斷崖式下跌。一月二十八日春運首日,唐怡的出發地、深圳寶安國際機場航班量相較去年同期已經下降了約三成。依照國家民航局的數據,春運首日全國民航運輸旅客總數約為五十四萬人,這個數字較二零二零年春運第一天減少了百分之七十一點二。鐵路方面,全國春運前三天(一月二十八、二十九及三十日),全國鐵路發送旅客數均為去年同期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雖然就中國交通運輸部的數據預測,預計二零二一年全國春運期間發送旅客總數在十七億人次左右,較二零二零年增加一成,但由於二零二零年疫情爆發之後,全國春運返程陷入停滯,發送旅客總數僅有二零一九年的一半,因此二零二一年春運的客流量較疫前往年仍有明顯的減少。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1/3/8-3/14
2021年10期
一九四七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仍然是台灣人心中的十字架,國際普遍標榜「轉型正義」的要義,但「二二八」的「真相與和解」至今仍難以在台灣落實,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被自己標籤為「東廠」,成為現實政治的鬥爭工具...
2021/3/8-3/14
2021年10期
  對於「轉型正義」較為簡單的定義是「國際轉型正義中心」創辦人畢克佛德(Louis Bickford)的說法,轉型正義是「一個原先不民主的社會,如何處理過去所發生的人權侵犯、集體暴行、或其他形式的巨大...
2021/3/8-3/14
2021年10期
紐倫堡審判與南非真相和解委員,懲罰復仇與修復社會。 歷史上最有名的轉型正義事例,一個是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Nuremberg Trials)與德國「去納粹化」(Denazification)運動,...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