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筆記
2019年11月24日
第33卷 46期
香港一國兩制風雲變色的時刻 (邱立本)

旺角彌敦道:一群白髮蒼蒼的長者將障礙物去除

泛暴派企圖癱瘓香港,看似街頭戰術成功,但其實戰略慘敗。他們丟汽油彈越多,阻攔巴士與地鐵越久,民怨就越沸騰,他們就越來越失去民心。

沒有一國,就沒有兩制。這是鄧小平三十多年前推出「一國兩制」的重點,也是他堅持香港一定要有駐軍的理念,確保中國在香港的主權不受挑戰,也要確保香港社會的安全與穩定。

三十多年後,香港的局勢顯示了鄧小平的遠見。在反對派的暴力主義肆虐下,香港社會正陷入空前的動亂,地鐵與公路不斷被破壞,幾百組交通燈被打爛、幾十家餐廳遭刑毀、幾所大學校園被破壞,商場被搗毀。越來越多民眾的生活受到影響。高舉港獨口號的反對派不斷向警察挑釁,也不斷私刑圍毆反對他們的市民。

這也破壞了文明的底線。反對派本來的訴求就是要追求一個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社會,但它的所作所為卻是走向這訴求的反面,剝奪了香港人的自由、破壞了民主社會尊重不同意見的多元化格局,也損害了市民的人權,讓香港成為一個法治的叢林,毀壞公物與損害私有產權,暴露了暴亂者的醜陋的面目。

這些被稱為「泛暴派」的力量其實就是要癱瘓香港,讓香港進入無法統治(Ungovernable)的境地;他們看似在街頭上取得了戰術上的成功,但其實是在戰略上的慘敗(Fiasco)。因為他們丟出的汽油彈越多,阻攔巴士與地鐵越久,民怨就會越來越沸騰,讓他們越來越失去民心。

民心也在街頭上出現,在滿布障礙物的彌敦道上,突然有一群白髮蒼蒼的老者,默默地,去將這些障礙物掃除。他們眼神堅定,讓那些年輕的黑衣人不敢動手來「私了」圍毆他們,也使得現場與電視機前的民眾動容。

在元朗、屯門一帶,大馬路上也是布滿了暴徒所布置的磚頭和竹枝,但附近的街坊也勇敢的走出來,將那些障礙物搬走。哪怕屯門一帶的輕鐵,鐵軌都被暴徒破壞,整個撬起來,但還是有不少街坊去把路軌上的磚頭搬走,展示要維護家園一片淨土的決心。

因而暴亂者的算盤打錯了,他們以為用恐怖主義的手段,會嚇阻市民,會讓政府讓步,但其實反而激起了更多的市民的厭惡。因為香港人無論是哪一種顏色,哪一種政治立場,都重視法治,重視社會的繁榮穩定。如果有一些政治的激進分子,以為用暴力的極端手段,就可以讓「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消退,讓「兩制」抬頭,那麼歷史的發展,恰恰是走向相反的方向,讓北京與香港的「沉默大多數」,更加需要「一國」刷出存在感,才可以保護香港社會,才可以保護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

這也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反對派要排除「一國」,但由於用錯了暴亂的手段,反而讓「一國」的力量成為民眾的呼聲。這是歷史的弔詭,也是香港政治發展的最新變數。■

asiaeditor@gmail.com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特朗普背叛美國自由開放的傳統,而中國則衝破社會主義桎梏,走向自由開放的格局,改寫全球化劇本。這是世界史的巨大逆轉,衝擊全球。 全球化年代正面臨巨變,中美脫鈎似是難以逆轉的發展。總統特朗普宣布可能要等到...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香港成為最撕裂的城市,不同政治立場像生活在平行時空裏;但香港也最有韌性,不懼外界扭曲,保持多元寬容,不被狂熱洗腦,不被同溫層誤導。 這是最撕裂的城市。同一個家族、一個學校、一個企業、一個公司,都有完全...
2019年12月1日
第33卷 47期
暴力是校園的第一片落葉,警惕學術冬天來臨。但風暴後的第一線陽光,在於毋忘錢穆、唐君毅的傳統,堅持「承擔著整個民族的光輝」的時代責任。 暴力是校園的第一片落葉,警惕學術冬天的來臨。當學生迷信暴力、沉迷於...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