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薛興國
2008/4/7-4/13
2008年14期
武則天花事之憾中國花宴流向民間 (薛興國)

中國花宴菜不多,武則天可令百花開但沒開發花饌。還好廣東民間自發烹調出花饌,不致讓外國花饌專美於前。

春暖花開季節,旅行賞花的日子來了,單是到山東一地,就可以欣賞到櫻花、桃花、杜鵑、迎春花、杏花、梨花和蘋果花。如果再有這些花烹調出來的盛宴,那真是春天大大的賞心樂事了。事實上,港台兩地都已經打出花宴的廣告,台灣的櫻花是最時令的烹飪材料,所以有櫻花拉麵、櫻花玉子蒸、櫻花漬、櫻花烤魚和櫻花醬來入菜的各式烹調,而採用非時令的有機玫瑰和菊花入饌也是春天花宴的特色。香港酒店推出的鬱金香香草桂花魚、玫瑰花君度蜜汁炒和牛、金盞茉莉花菊花野生菌炒帶子、茉莉桂花杞子豬腳凍等,也都頗具吸引力。但是仔細想想,這些菜餚之中,除了櫻花是時令之外,其他都不是春天的花,而櫻花的日本味道也過於濃厚,嚴格來說,都不是道地的中國花宴菜。

要尋找中國道地的花宴菜餚,似乎在港台兩地都非常困難。這也難怪,中國的花宴菜本來就不多,多的只是利用花開的季節,一面賞花一面吃幾乎都不是用賞花的花來烹飪的菜餚而已。這要怪,似乎就應該怪唐代的武則天了。

因為唐朝是中國的盛世,交通發達,飲食繁茂,而和花沾上邊的飲食當時就有:在重陽期間羅列在菊花叢中的糕品「粔籹」、屈大均在《廣東新語》說的「香粳雜魚肉諸味包荷,蒸之,表裏透香,名曰荷包飯」、在米飯裏摻入松花粉的道家最愛吃的松花飯、在南方流行的用桃花來染成粉紅色的桃花飯(唐詩有「倚棹汀洲沙日晚,江鮮野菜桃花飯」的句子),酒類之中,在唐朝的詩文中有「桂酒啟皓齒」、「搗蓮花製碧花酒」、「採鳳李花釀換骨醪」、「酒用林花釀」、「採菊投酒中」、「秋摘黃花釀酒濃」及用松花作原料的「公醪春」,至於茶,用花來窨製花茶也和酒差不多。

可惜的是,唐人只喜歡在繁花盛放的春日飲酒賞花,而未想到利用時令的花來烹製美食。就連有無上權威的武則天也不能例外。李汝珍在《鏡花緣》裏曾經用想像力來描述武則天和上官婉兒賭酒吟詩的情景,說「正飲得高興,只覺陣陣清香撲鼻。武后朝外一望,原來庭前有幾株蠟梅開了」,於是吩咐宮娥立即到群芳圃、上林苑去賞花。到了群芳圃,「各樣花木,除蠟梅、水仙、天竺、迎春之外,盡是一派枯枝,莫講賞花,要求賞個青葉也是難的。看了一遍,不覺面紅過耳,真是眾口之下,羞愧難當」。於是她回去寫了四句詩:「明朝遊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催。」並令太監拿去上林苑張掛。上林苑一個管花的仙子看了御旨,連忙去找領導的百花仙子,但剛好百花仙子去和麻姑下棋未回,時間緊迫,各花仙子商量的結果,怕武則天降罪,便只好在時限前趕往上林宛催花開了。唯獨牡丹仙子外出未回,結果武則天前往賞花之時,只有花中之王的牡丹未開。於是武則天說:「本應盡絕其種,姑念素列藥品,尚屬有用之材,著貶去洛陽。」武則天的威權,能讓初春百花同時競艷,如果她同時讓這百花來命御廚入饌,中國的花宴豈非自唐朝時就能大盛,又何需如今的春日,要融合日本的櫻花和使用溫室的有機花卉來入饌?所以在烹飪史上,武則天只懂賞百花而不懂吃花宴,實在是一大遺憾。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6/7/22-7/28
薛興國青少年在調景嶺生活時,埋首於武俠小說的江湖之中,以消解愁悶,讀遍各武俠小說家的作品;從金庸作品的潛移默化中培養中國情懷;台灣大學畢業後當編輯,曾替古龍代筆《陸小鳳之鳳舞九天》,並替他改編電視劇。...
2010/5/3-5/9
2010年18期
香港物資匱乏時代的豬油撈飯、街邊炸油條,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美味,而當時香港人還會寄油到物資更匱乏的中國內地。 電影《歲月神偷》描述的年代,香港的物資缺乏。那個年代成長的孩童,到如今的集體記憶中,相信都...
2010/1/18-1/24
2010年04期
中國人飲食,離不開米文化。從北到南,雖然米的品種和做法各不相同,但煮粥做飯也需要「姑傳媳,母傳女」的技術,卻是相通的。 在中國燈謎書裏,看過兩個謎語。一個謎面是「四個不出頭」打一字,另一個是中藥的「八...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