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薛興國
2009/4/13-4/19
2009年15期
盤龍鱔與蟠龍鰻 (薛興國)

在廣東和香港,稱鰻魚為風鱔;山溪鱔稱為花錦鱔。何不就在菜譜上點出鱔與鰻之別?

飯後一根煙,快活似神仙。這種吞雲吐霧的景象,曾經是二十世紀食肆飲食文化的一種實況。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的這種快活飲食文化,已經在保健的潮流下,除了中國大陸之外,紛紛被政府強制禁止而消失。

香港煙斗會是世界性的組織,會員曾經享受的,是飯後一斗煙的快樂。在食肆還未禁煙之前,就發生過二次事件。一次是在一間食肆內,食客用完餐趕忙離開,只留下樂隊為煙斗會會員繼續演奏,因為煙斗的味道食客都受不了。

另一次是在大堂內的一群修女,忽然看到大量濃煙從冷氣孔裏冒出,大聲呼叫Fire!因為有二十多位煙斗會員同時在貴賓房內吸著煙斗。還好上環一間老店「英記火鍋」的老闆也是煙斗會會員,他特別在食店的樓上闢出一間私人房間,讓煙斗會每隔一兩個月的聚會得以持續在食肆進行。而且每次聚會還特別烹調不同的美食,讓會員可以維持飯後一斗煙的快樂飲食文化。在二零零八年的年終聚會裏,更烹調了一道「煎鱔魚」,令大家驚嘆不已。

吃著這道香口的煎鱔,想起的是清朝被派至台灣宜蘭任縣令的湖北人朱才哲的一件判案。那個時候的台灣,到處都是水田,鱔魚時常拱垮田界,造成水肥和作物的紊亂,引起農民的不斷爭執,到衙門告狀的人不少。朱縣令到田地裏調查發現,原來是湖北人稱作「拱界蟲」的鱔魚在作怪。在湖北,「皮條鱔魚」是傳統的名菜,但宜蘭的農民卻不知這是什麼東西,更遑論烹食了。所以,為了永絕一天到晚告官的後患,他把所有告狀的人都捉到衙門,讓他們通通坐在席上,對大家說,吃完了這些菜,官司就了了。因為他把鱔魚讓從湖北帶去的廚師親自烹調的各種菜餚,好吃極了。從此之後,農民紛紛捕捉鱔魚來煮食,拱垮田界的事就不再發生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6/7/22-7/28
薛興國青少年在調景嶺生活時,埋首於武俠小說的江湖之中,以消解愁悶,讀遍各武俠小說家的作品;從金庸作品的潛移默化中培養中國情懷;台灣大學畢業後當編輯,曾替古龍代筆《陸小鳳之鳳舞九天》,並替他改編電視劇。...
2010/5/3-5/9
2010年18期
香港物資匱乏時代的豬油撈飯、街邊炸油條,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美味,而當時香港人還會寄油到物資更匱乏的中國內地。 電影《歲月神偷》描述的年代,香港的物資缺乏。那個年代成長的孩童,到如今的集體記憶中,相信都...
2010/1/18-1/24
2010年04期
中國人飲食,離不開米文化。從北到南,雖然米的品種和做法各不相同,但煮粥做飯也需要「姑傳媳,母傳女」的技術,卻是相通的。 在中國燈謎書裏,看過兩個謎語。一個謎面是「四個不出頭」打一字,另一個是中藥的「八...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