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薛興國
2010/1/18-1/24
2010年04期
難以割捨的戀米情結 (薛興國)

中國人飲食,離不開米文化。從北到南,雖然米的品種和做法各不相同,但煮粥做飯也需要「姑傳媳,母傳女」的技術,卻是相通的。

在中國燈謎書裏,看過兩個謎語。一個謎面是「四個不出頭」打一字,另一個是中藥的「八樹」打一字。兩個謎底都是個「米」字。現代人說的米,都是指稻米,說的是從收成的稻裏打出的米,因此,謎面如果是稻打一字,答案就是季。自從有了簡體字之後,好米打一字,那就是個粮字,這在沒有學過簡體字的港人來說,好米的謎面是猜不出來的。米可以燒成飯,所以飯打一字,就是個糙字。如果換成是糙打一字,就是飯,答案就比較容易猜中了。

不過,在古代沒有簡體字,而米,也不單單是指由稻去殼後的大米粒,這些謎語,根本就不可能會創造得出來。因為甲骨文的米字,據瑞典漢學家、高本漢的弟子林西莉在《漢字的故事》中說:「『是一個圖像。』高本漢輕巧地說。不錯,然而是什麼東西的圖像?『穀粒。』說文解字說,『是穀子。』『打穀場上有四堆穀子。』另一本有關文字的書說,並引證部份甲骨文的這種字形。『不對,』考慮其他甲骨文的人說,『那分明是稻穗,那根橫線是稻桿本身,黑點是稻粒。』『完全錯了,』其他人說,『那根橫線是脫粒工具。』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是沒有一種說法令人信服。然而眾人畢竟感覺到,它是刻劃某種具體的東西。我們通常把這個字譯成大米,但它還有『種子』的意思。說種子非常合適。《辭海》是這樣寫的:『一種穀物或其他植物的種子,去皮以後是白的。』」

近年編撰的《漢語大詞典》也說:「去皮的穀實;特指去皮的稻實。」並且引賈公彥註解《周禮》的話說:「九穀之中,黍、稷、稻、粱、苽、大豆,六者皆有米,麻與小豆、小麥,三者無米,故云『九穀六米』。」所以古代的米有很多種,舉凡去了殼的植物種子都可能叫做米。後來更演變出大米、小米、花生米,甚至蝦米的米來。

《漢字的故事》說:「於是人口大量增加,中國的重心南遷。儘管自十三世紀以來,中國都是以北京為統治中心(只有很短一個時期例外),但國家的經濟中心一直在南方。在這樣的變化中,稻米扮演重要的角色。」(李之義譯文,上同)二十一世紀中國的政治中心仍在北京,但經濟中心也還在南方,所以如今人人口中的米,就專指可以煮成白潔潔亮澄澄的飯食大米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6/7/22-7/28
薛興國青少年在調景嶺生活時,埋首於武俠小說的江湖之中,以消解愁悶,讀遍各武俠小說家的作品;從金庸作品的潛移默化中培養中國情懷;台灣大學畢業後當編輯,曾替古龍代筆《陸小鳳之鳳舞九天》,並替他改編電視劇。...
2010/5/3-5/9
2010年18期
香港物資匱乏時代的豬油撈飯、街邊炸油條,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美味,而當時香港人還會寄油到物資更匱乏的中國內地。 電影《歲月神偷》描述的年代,香港的物資缺乏。那個年代成長的孩童,到如今的集體記憶中,相信都...
2009/10/19-10/25
2009年42期
「文昌雞飯」離開海南島則被稱為「海南雞飯」。「海南雞飯」各家都有獨門做法,星馬為海南雞飯維權登記,豈不要扼殺推陳出新的創意? 我覺得要談海南雞飯,下面這封遠年的讀者來信很重要:「昨閱『海南雞飯』一文,...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