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薛興國
2010/5/3-5/9
2010年18期
歲月神偷 偷不走油的記憶 (薛興國)

香港物資匱乏時代的豬油撈飯、街邊炸油條,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美味,而當時香港人還會寄油到物資更匱乏的中國內地。

電影《歲月神偷》描述的年代,香港的物資缺乏。那個年代成長的孩童,到如今的集體記憶中,相信都有豬油。母親從街市買回一塊肥肥大大的肥豬肉,用鑊用柴火,去把豬肉熬成透明的油,把油倒在陶製的容器中,冷卻之後,就是白白亮亮的豬油。吃飯了,一碗飯上用匙羹舀上那凝結了的豬油,看著那白色的油,在熱飯上慢慢融化成透明,再澆上些少墨黑的豉油,或是加上炸豬油剩下的豬油渣,唔!那就是一碗香噴噴的豬油撈飯了!如果加上一個荷包蛋,那就是童年時代最幸福的美味了。

還有的集體記憶,就是香港雖然物資匱乏,但中國大陸比香港更匱乏,特別是缺油。小時候的印象,就是母親發薪時都去雜貨店買油,然後再去郵局把油寄回內地給親戚。有一回跟母親回中山探親,坐了幾個鐘火輪到澳門,再從澳門坐在腳踏車的後座上,一路顛簸返鄉。攜帶的物品,就是油,不是豬油,而是花生油。

另外,就是街邊粥舖前的那一大鑊的油,用來炸油炸鬼(油條),那湧進鼻子的油香,都吸引著兒童駐足觀看,看著那兩條細細長長的麵粉團,放進油裏,沒幾分鐘就變成一根根既香且鬆脆的油器。

這些集體記憶,幾年前還因為懷舊而流行過吃豬油撈飯,但是,街邊的炸油條已經難得一見,而中國大陸缺少食油的情況,更是歷史陳跡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6/7/22-7/28
薛興國青少年在調景嶺生活時,埋首於武俠小說的江湖之中,以消解愁悶,讀遍各武俠小說家的作品;從金庸作品的潛移默化中培養中國情懷;台灣大學畢業後當編輯,曾替古龍代筆《陸小鳳之鳳舞九天》,並替他改編電視劇。...
2010/1/18-1/24
2010年04期
中國人飲食,離不開米文化。從北到南,雖然米的品種和做法各不相同,但煮粥做飯也需要「姑傳媳,母傳女」的技術,卻是相通的。 在中國燈謎書裏,看過兩個謎語。一個謎面是「四個不出頭」打一字,另一個是中藥的「八...
2009/10/19-10/25
2009年42期
「文昌雞飯」離開海南島則被稱為「海南雞飯」。「海南雞飯」各家都有獨門做法,星馬為海南雞飯維權登記,豈不要扼殺推陳出新的創意? 我覺得要談海南雞飯,下面這封遠年的讀者來信很重要:「昨閱『海南雞飯』一文,...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