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2019年12月1日
第33卷 47期
韓片揭男尊女卑殘酷 女權主義之爭掀熱潮 (王夕子)

《八二年生的金智英》

《八二年生的金智英》劇照

韓國電影《八二年生的金智英》道出了韓國女性的憂鬱生活,揭露普遍的男尊女卑心態,電影也引發「女權主義」的爭議,掀起熱潮。

十月底在韓國上映的《八二年生的金智英》(下稱《金智英》),令人愛恨交織。

這部製作費為六十億韓元(折合約五百萬美元)的電影,登陸韓國院線八日後便成功突破了觀影人次一百六十萬的損益點(代表影片可以收回成本)。截至十一月十九日,累計觀影人次已超過三百五十三萬,用韓國電影記者、流行文化作家閔永俊(音譯)的話來說,「《金智英》在今年如同歉收一般的韓國電影界是一部甘霖一般的傑作」。另一方面,影片由宣布製作計劃開始,便在韓國社會持續掀起風暴:青瓦台請願留言板出現了「請阻止《金智英》小說電影化製作」的聯署請願,演員鄭裕美因出演電影女主角而被網民指責「傳播了厭男思想」,影片上映前在韓國門戶網站Naver遭到惡意評分,年輕情侶甚至因為《金智英》大吵一架後分手……

《金智英》改編自韓國作家趙南柱二零一六年出版的同名暢銷小說。小說以發生在韓國三十代(未滿四十歲)女性金智英身上的離奇事件為起筆:二零一五年的中秋節,金智英帶著年幼的女兒和丈夫開車去探望公婆,卻在準備節慶的過程中突然用自己母親的口吻怒斥「親家」:為什麼你們的女兒過節可以回自己家,我的女兒只能在婆家照顧你們?類似「靈魂附體」的情況此後不斷發生,智英時而化身為自己的母親,時而變化成曾崇拜過的大學學姐,不斷「教訓」丈夫,彷彿中邪一般。作者以此,回溯了金智英的前半生,被韓國女性稱之為「反覆在其中看見自己」。

父母雙全,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從小認真讀書,進補習班、考上大學受良好教育,找到一份雖然收入不高但自己很喜歡的工作,贏得女上司欣賞;曾有穩定交往的男友,分手後也與合適的對象結婚,如今是全職主婦。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金智英理應因此感到幸福,但她卻不快樂:因為是女孩,所以在家中的待遇永遠不如弟弟,所以要將在學校裏受到的男同學的霸凌理解為「越喜歡越欺負」的愛意表達,所以要在險些被男同學在公交車上「佔便宜」之後反省自己裙子太短、回家太晚,所以要在公司職位競爭失敗後理解上司「必須要選男同事」的種種合理性。金智英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她說服自己接受這一切。但她不快樂。

這樣的不快樂也纏繞在智英身邊每一個女性身上:媽媽年輕時,賺錢供自己的弟弟上學不求回報,夢想離開韓國的姐姐體諒家庭選擇就讀師範學校,公司裏雷厲風行的女上司為事業犧牲家庭遭人詬病,公司廁所內部設有偷拍攝像頭,女同事的裙底風光一覽無遺。被情緒淹沒的金智英默然失語,只有在被「附身」為另一人的時候,她才能勇敢地流露出自己的、同時也是所有女性掩藏於心中的苦痛。

「你有什麼好不快樂的?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在《金智英》小說出版和影片上映後,韓國男性憤怒了。有人按《金智英》的模式仿寫了《九零年生的金智勳》,描述了一位一九九零年出生的韓男面對的如強制兵役、家庭經濟負擔等種種巨大壓力,意圖借此文為男性同胞出一口惡氣。在韓國論壇Pann的熱帖《因為金智英我和男友大吵一架》中,帖文作者的男朋友表示:「不是只有女性活得委屈,你以為男性就不受歧視了嗎?重的東西都是要男的來提啊!」

不要大喊,不要憤怒,我也活得很辛苦——這解釋似乎很合理,但實際卻是一種取巧。當關於社會的一整套論述都由男性來確立時,男性與女性之間存在的不公正早已不是簡單的數值衡量,而成為一種男性以自身標準定義一切的價值判斷。於韓國男性而言,在女性利用文化作品發出「我很辛苦」的聲音時,說一句「我也很辛苦」並不意味著他們體諒女性的辛苦,而是利用聲浪壓制對方的表達。《金智英》在韓國被冠以「宣揚女權主義」的名號,在這一語境中,「女權」成為了污名和危險的化身,無論男女都害怕與它扯上關係。韓國當紅偶像女子團體Red Velvet成員Irene曾公開推薦《金智英》,因此招來男性粉絲對她「支持女權」的辱罵,令她不得不澄清自己「並不認為《金智英》是在講女權」。作為男性眼中「愛、美麗、慾望」化身的女子偶像必須與女權劃清界線,否則就會失去男性粉絲支持,影響事業,這正折射出韓國以男性為主導的論述所提倡的社會運行方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評判「辛不辛苦」的天秤必會無條件地向一方傾斜。

與小說版相比,電影《金智英》在兩性關係的處理上顯得格外柔和。片中智英的丈夫大賢對她的關心貫穿全片,在發現她可能存在心理問題時主動為她求醫,並願意暫停自己的事業請假在家照顧孩子,助妻子返回職場。大賢與男同事工作之餘的閒聊中,也流露出事業和家庭等多方壓力之下男性的苦悶。可以看出,製作方試圖將原作主力描寫的女性不平等問題轉化成雙方各有困境的表達,以此規避較為猛烈的批評。不過,影片對於家庭內部權力關係的傾斜的描繪依然不遺餘力。例如智英讓丈夫不要用「幫」這個字來形容照顧小孩的工作,因為這本應是夫妻二人合力承擔的責任,而不是一種妥協或施恩。

偷拍風氣導致小孩模仿

《金智英》的作者趙南柱日前在中國大陸出席一場見面會時提到,《金智英》就如同電影《黑客帝國》中的「紅色藥丸」,服下之後就會看到真實,看到新的世界。對於韓國而言,服下這藥丸迫在眉睫——有媒體曝光,因YouTube短視頻在韓國風行,最近在小學生之中正流行隨意拍攝媽媽私生活並上傳至視頻網站的風潮。以「媽媽偷拍」為關鍵詞搜索的影片不計其數,內容包括媽媽換衣服、穿內衣睡覺的樣子等涉及個人隱私的畫面,甚至還有「只要訂閱頻道,將展示媽媽的臀部」一類令人震驚的回覆。「孩子們怎麼會知道這些呢?就是因為大人這樣做,他們才會這樣做啊!」有韓國網民這樣留言。《金智英》提及的針對女性的偷拍行為甚至無形中變成韓國未成年人潛移默化中接受到的行為教育。而趙南柱的心願,此時聽來不由得令人難過:「希望十年後的今天,我們可以不再讓一九九二年生的金智英陷入絕望。」

在韓國,有五分之一的人為金氏,「智英」也是韓國最常見的女性名之一。「金智英」的身影,似乎註定要淹沒在人海之中。而今的《金智英》,卻有無數人讚揚它、批判它,被它鼓舞或因它落淚。金智英和她背後的萬千韓國乃至東亞的女性,也許都能因此昂首挺胸,不再成為他人生命裏面目模糊的配角。這正是屬於「金智英」這個名字的高光時刻。■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男人真命苦》(Miyamoto) 導演:真利子哲也 編劇:真利子哲也、港岳彥 演員:池松壯亮、蒼井優、井浦新、一之瀨亙 製作:《男人真命苦》製作委員會   本片的中文片名與山田洋次執導、渥美清主...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茄哩啡事務所》(Special Actors) 導演/編劇/監製:上田慎一郎 主演:大澤數人、河野宏紀、北浦愛、上田耀介、仁後亞由美、淡梨 攝影:曾根剛 美術:秋元博   在粵語中,「茄喱啡」是...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同日舉辦的金雞獎與金馬獎風格各異,引發兩岸觀眾爭論。金雞獎場面盛大,兩岸三地眾星雲集;金馬獎引入大量東南亞作品,令星馬影人收穫頗豐。金雞影帝王景春獲獎感言藉電影片名祝福華語影壇,一語雙關。 我們活在歷...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