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黎小田成為文化橋樑 (王夕子)

黎小田與張國榮(圖:《明報》)

黎小田與梅艷芳(圖:《明報》)

黎小田成為文化橋樑,連結中國大陸歌迷與粵語流行曲。

香港流行樂壇巨匠黎小田與世長辭的消息,在中國大陸亦掀起波瀾。十二月一日早,有人將新聞截圖搬運至社交網站,引發了轉發風潮。網民的關心,自然不是因為收看過近幾年黎小田參與主持的無線電視節目《流行經典五十年》,也並非全然源自他生前寫下的首首佳作,這爭相緬懷的熱烈當中,少不了幾分「與偶像同喜同悲」的共情: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黎小田慧眼識英,原是八九十年代不少演藝界明星的伯樂和同路人。這些曾於香港流行文化史上刻印光輝形象的藝人雖已逝去,但卻依然在整個華人世界遺下迴響。對於許多在張、梅、陳等人去世後才對他們日益了解而沉迷的粉絲而言,提攜、幫助過偶像,並曾有幸與偶像並肩同行的黎小田,正如同粉絲與這些不死巨星之間的一座堅實的橋樑。

如今這道關聯,也隨時光化為灰燼。有張國榮的大陸粉絲在網絡上寫下「加菲貓一路走好,願你與哥哥天國重聚」的句子以悼念黎小田,因張國榮曾在演唱會上笑稱身材矮胖的黎小田為「加菲貓」;梅艷芳的香港粉絲組織「芳心薈」放出二零零七年策劃的紀念活動「香港的女兒梅艷芳」紀念展的現場圖片,當時黎小田曾與歌手許志安一起出席了開幕禮活動,令梅姐粉絲感懷至今。也有人翻遍故紙堆,找到一則黎小田評價陳百強的短新聞,稱「黎小田坦言一生最欣賞陳百強獨特的氣質和悲情感」,令逝世二十餘年的「情歌王子」和黎小田曾為他譜下的名曲《煙雨淒迷》,又藉此重新回到眾人視野,煥發了一瞬間的永恆。

但若大陸歌迷只將黎小田視為一座抵達「黃金時代」的橋樑,恐怕太過模糊了他的面目——一九八一年首播於麗的電視(後來的亞洲電視)的《大俠霍元甲》,是史上第一部被引進中國大陸的香港電視劇。一九八三年,該劇在廣東電視台播出後,迅速在全國範圍內點燃了「霍元甲熱」,而劇集同名主題曲(大陸名為《萬里長城永不倒》)正是由黎小田作曲。高唱著「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的《霍元甲》,與黃霑作詞、顧嘉煇作曲的《勇敢的中國人》響徹於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大陸,成為八九十年代始於香江的激昂樂章。

更遑論,黎小田本人難道不就是黃金時代本身?無論是《胭脂扣》中「誓言幻作煙雲字」的低迴,《儂本多情》裏「情愛就好像一串夢」的迷離,還是《戲劇人生》「世事難得公允定厚薄」的哲思,抑或《大俠霍元甲》「這睡獅漸已醒」的豪邁,這些由盧國沾、鄭國江等詞作家妙筆下生出的佳句,最終都妥貼地歸依於黎小田手中百變的旋律,化為華語流行樂史上不朽的名曲。戲劇人生終有日閉幕,作為粵語流行曲盛世裏繞不開的人物,黎小田留下了一個「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的瀟灑背影。■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1月12日
第34卷 02期
香港文化中心三十週歲,慶祝音樂會回顧前瞻,響起一片歡笑聲,稍忘社會撕裂和傷痛。 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香港電台節目顧問、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現任《南華早報》資深作家。著有《中央樂團史195...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中國東北說唱歌手寶石Gem的《野狼disco》成為「二零一九第一神曲」。這首混雜東北方言、蹩腳粵語唱詞的土味歌謠,瀰漫著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歌氣息的曲風,以中國八零後的集體回憶緬懷著消逝的時光。 站在二...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香港樂壇教父黎小田逝世,他早年與作曲家父親理念不合,努力走出自己的音樂道路。他創作力旺盛,一生寫下歌曲逾七百首,集電影、作曲、製作和主持於一身,更提拔梅艷芳、張國榮等歌壇巨星,卻為人謙遜,充滿熱誠。 ...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