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天籟之聲回歸天使間 (周光蓁)

弗蕾妮:享譽古典歌劇界逾半世紀(圖:周光蓁提供)

意大利女高音弗蕾妮在家鄉辭世,終年八十四歲,意大利歌劇美聲唱法成為絕唱。

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陰霾瀰漫。全城屏息抗疫之際,上週日突然傳來噩訊,享譽古典歌劇界逾半世紀的意大利女高音弗蕾妮(Mirella Freni)在家鄉辭世,終年八十四歲。我等鐵粉樂迷同聲一哭,以依依不捨心情告別「天后」。

同為意大利歌劇巨擘、現任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穆蒂(Riccardo Muti)形容弗蕾妮為「舞台上的第一夫人」,她的離世「是正在消失的偉大意大利歌唱家連鎖群的一大塊,前景不妙」。事實上,曾與她合作《蝴蝶夫人》的男高音杜鳴高(Placido Domingo)早於九十年代已視她為意大利歌劇美聲唱法「傳統的最後一位,在她之後就沒人了」。

一九三五年二月出生於意大利北部Modena的弗蕾妮,與較她遲出生七個多月的已故傳奇高音巴伐洛堤(Luciano Pavarotti)有不一般的緣份。他們不但同年同鄉出生,二人母親工作於同一間香煙廠,生育後須僱用奶娘餵哺嬰兒,結果二人的乳母又是同一人。弗蕾妮曾笑道:「不用說你們都知道誰把奶喝光了!」

更重要的是,弗蕾妮和巴伐洛堤師從同一位聲樂老師Ettore Campogalliani,成為Tebaldi、Bergonzi、Scotto、Raimondi等同門師弟妹,也就是意大利歌劇聲樂傳統唱家班的中流砥柱。

弗蕾妮早於十二歲時憑《蝴蝶夫人》詠嘆調《晴朗的一天》贏得聲樂比賽首獎,評判之一是老一代歌王Gigli,告誡她不要過早唱壞嗓子。她接受建議,一直到一九五五年,以雙十年華演出《卡門》Micaela一角,開始半世紀的精采藝術人生。

弗蕾妮的唱腔最大特徵是抒情和力量的完美平衡,尤其是極微弱(pianissimo)唱段,能夠以純美的長音悠悠唱出。她處理高音符非常自然,拖音乾淨利落,往往注入適當的情感和戲劇性,激起聽眾強烈共鳴。加上她個子不高、圓圓的大眼睛,天生楚楚可憐的形態,多部歌劇中的悲劇性、弱勢女角們儼如為她而寫。她出道時的角色,例如上文提過《卡門》注定悲情的未婚妻,還有莫扎特《唐璜》中農家女Zerlina、《費加羅的婚禮》中侍女Susanna等,都在意大利、荷蘭和英國舞台活演。

真正讓她走紅的,是一九六三年在米蘭La Scala擔綱演出普契尼(Puccini)的《波希米亞生涯》(La Boheme)繡花女工主角咪咪(Mimi),成為她藝術生涯最受人歡迎的角色,總共演出二百場次。更重要的是,擔任指揮是傳奇的卡拉揚,對弗蕾妮極為欣賞,從此成為卡氏在維也納、柏林眾多演出、錄音的御用女高音。

六十、七十年代可以說是古典音樂唱片的黃金時期,弗蕾妮在卡拉揚指揮下留下眾多精采錄音。上面提過一九六三年《波希米亞生涯》演出後馬上拍成電影,四年後她出道之作《卡門》在薩爾斯堡音樂節演出後亦錄音、拍攝。

一九七二年一月,弗蕾妮首次與柏林愛樂樂團在卡拉揚棒下錄製威爾第《安魂曲》。同年十月,雙方再度合作,錄製《波希米亞生涯》,擔任男主角魯道夫(Rodolfo)的,正是童年夥伴巴伐洛堤。這個版本評價極高,香港著名女指揮葉詠詩也說這是她的至愛。

錄音大獲成功,一九七四年再接再厲,由卡拉揚牽頭,弗蕾妮與巴伐洛堤再次合作錄製《蝴蝶夫人》,由維也納愛樂樂團擔任伴奏。由於弗蕾妮的堅持,這次製作只有錄音,沒有現場演出(同年攝製的電影版本男高音改為杜鳴高)。那大概是因為她本人對自己能力的估量而作出的決定,這反映弗蕾妮對藝術的執著和要求,面對卡拉揚也不為所動。這也留下雙方決裂的伏筆。

一九七九年五月,卡拉揚成功遊說弗蕾妮擔綱錄製份量極重的《阿伊達》後,繼而表示希望她演出下一部歌劇:普契尼的《圖蘭朵公主》。為此卡拉揚與柏林愛樂樂團在當年十月歷史性訪問北京,期間表示希望在紫禁城演出和錄製《圖》劇。

與卡拉揚決裂

明白這背景就可理解為何當弗蕾妮拒絕參與,卡拉揚從此與她割席,不再合作。結果卡氏一九八九年逝世前最後十年錄製的《卡門》、《圖蘭朵公主》都沒有弗蕾妮在其中。

但這無減弗蕾妮的藝術里程。上文提過七二年兩項錄音中,擔任獨唱男低音的保加利亞籍Nicolai Ghiaurov是卡拉揚的得意愛將,曾在穆索斯基歌劇Boris Godunov錄音中擔綱主角。他與弗蕾妮於八零年結婚,自此為她打開了俄羅斯歌劇的大門,之後更錄製了柴可夫斯基《尤金·奧尼金》、《黑桃皇后》兩部歌劇。一九九八年柏林愛樂舉行除夕音樂會,在阿巴度指揮下,弗蕾妮以俄文演唱《尤》劇《書信》詠嘆調,驚艷全場。

感謝弗蕾妮留下聲樂瑰寶,天籟之聲回歸天使間。■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1月12日
第34卷 02期
香港文化中心三十週歲,慶祝音樂會回顧前瞻,響起一片歡笑聲,稍忘社會撕裂和傷痛。 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香港電台節目顧問、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現任《南華早報》資深作家。著有《中央樂團史195...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中國東北說唱歌手寶石Gem的《野狼disco》成為「二零一九第一神曲」。這首混雜東北方言、蹩腳粵語唱詞的土味歌謠,瀰漫著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歌氣息的曲風,以中國八零後的集體回憶緬懷著消逝的時光。 站在二...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香港樂壇教父黎小田逝世,他早年與作曲家父親理念不合,努力走出自己的音樂道路。他創作力旺盛,一生寫下歌曲逾七百首,集電影、作曲、製作和主持於一身,更提拔梅艷芳、張國榮等歌壇巨星,卻為人謙遜,充滿熱誠。 ...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