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2020/10/19-10/25
2020年42期
格呂克獲諾貝爾文學獎療傷天后療癒疫情人心 (江迅)

路易絲.格呂克美國桂冠詩人

美國詩人路易絲.格呂克是諾貝爾文學獎史上第十六位女性獲獎人,探討死亡是她詩作中的核心,在疫情下極具深意。

獲諾貝爾文學獎後的第一個清晨,美國女詩人格呂克接到第一個採訪電話,她不願接受採訪,顯然還處在睡覺未醒的懵渾狀態,後來答應就說兩分鐘話:「我們正在錄音嗎?我真得沒辦法開始正式談話……這太突然了,我真不知道獲獎意味著什麼,這是一種巨大的榮譽。現在時間還太早,才七點鐘。我肯定有話要說,我會有很多想法的,但現在兩分鐘結束了吧?」格呂克結束聯絡她的第一個電話採訪。

格呂克是諾貝爾文學獎史上獲獎一百一十三人次中的第十六位女性獲獎人,她的獲獎令很多文學圈中人覺得爆冷。十月八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二零二零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路易絲.格呂克(Louise Gluck)。瑞典文學院常任秘書馬茨.馬爾姆在斯德哥爾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揭曉獲獎者時說,格呂克用她「樸實無華的、清晰的詩意聲音,令個人的存在普世化」。文學院在當天發布的新聞公報中說,格呂克並不屬於「自白詩人」,而是「追尋普世價值」,「她從神話和經典意象中汲取靈感,呈現在她大部分的作品中」。諾獎評審委員會評價道,童年和家庭生活,以及與父母和兄弟姐妹的親密關係,是格呂克作品中反覆出現的主題。

二零一六年,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曾出版格呂克的作品合集《月光的合金》、《直到世界反映了靈魂最深層的需要》。中國譯者柳向陽指出,格呂克的詩像「錐子扎在人心上」,大多探討死、生、愛、性等話題,而死亡往往居於核心。

現居上海的作家、詩人趙松第一次讀格呂克的詩歌是很早的時候了,只是幾首詩選。他說,格呂克給人的感覺是一種整體性,她的所有詩歌,即便你抹掉時間、打亂編排,依然能看到一種整體性和生長性。格呂克的詩歌不是一首首單獨排布的,而是一個整體,有內在的關係和延展性。在寫詩的過程中,不管她使用什麼樣的題材和素材,你都能感覺到她不是在記錄某個時間或表達某種情緒,她給人的感覺是總在通往某個事件的途中。閱讀時,你會感覺是和她一起坐在一艘船上,一同渡過一條河,抵達對岸的某個事件。當你讀完後,你會感覺這個事件並不是這首詩本身,這首詩反而像是這些事件的預兆。這也是為什麼她的詩總有特別耐人尋味的角度。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0/12-10/18
2020年41期
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物理學博士董潔林的《人類科技創新簡史》,視角創新,預言在產業革命與全球競爭的勝利者是有合理制度的社會。 書案上放著一本新書:《人類科技創新簡史》(中信出版集團)。作者是董潔林博士,我...
2020/8/10-8/16
2020年32期
新加坡資深外交官馬凱碩新作《中國贏了嗎?》討論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地緣政治之爭,分析中美互不信任、互相誤解,戳破美國南海謊言。 歷史學者記載新冷戰的正式啟動日期,應該就是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美國國務...
2020/8/3-8/9
2020年31期
龍應台首部長篇小說《大武山下》面世,書寫屏東潮州的鄉居生活,以魔幻筆觸呈現人的生存狀態,展開了一場對愛和生命的哲學思辯旅程。 清晨大武山吐出第一縷曙光,黛青色的雲霧翻捲,迎面吹來太平洋的風裏帶著清新的...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