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18/7/30-8/5
2018年30期
維多利亞時代倫敦與時並進 (陳家毅)

V&A「綠餐室」:一八六五年威廉.莫里斯的設計無微不至,從窗戶至壁紙貫通到底(圖:陳家毅)

V&A在展:設計師Julian Melcheiorri可自動孔雀開屏變顏色的新式吊燈設計,綜合莫里斯的花草圖案和具備吸碳功能的新材質(圖:陳家毅)

維多利亞時代各種新理念突圍,海德公園以南成為研究科學與藝術的園地,例如展示工藝設計的V&A博物館。

陳家毅,新加坡建築師。始讀建築於新加坡國立大學,畢業於倫敦建築聯盟。得獎無數,曾設計上海世博新加坡館,近為新加坡植物園策劃籌備擴充案。著作有:《不完夏》、《重顧草莓地》、《城市磁場》。

老倫敦的地圖錯綜複雜,看似毫無邏輯彎曲或三角交叉的道路,或宛似隨意拼湊的地形,若近距離觀察,可以發現中世紀村落、麥田、集市場、石泥路的樣貌與痕跡。這有點像考古學家挖地尋獲的化石,不同色澤的泥土將古早時期硬化了的生物凝結,千百年後再顯露出年輪來。倫敦地圖上的線條、塊狀重疊著的是這個城市經歷過的演變,同一個角落存在著不同世代的演繹方式,供人剝繭抽絲百讀不厭。

倫敦城市的建築和街道雖然稠密,到處散布著的大小公園綠地在地圖上平衡著住宅房屋的灰塊,是允許快節奏城市人緩慢下來的呼吸空間。可以溯源自十六世紀的海德公園,規模就更不小了。東西導向、長方形在倫敦市心中央的這塊綠地,和意大利城市教堂前的廣場異曲同工,開敞的空間是城市人閒來聚集的所在。如果再進一步明察秋毫,原來長型海德公園兩端,東緊接民間繁忙區,西繫著肯辛頓王宮,是庶民與皇家共享的一個花園空間。

近皇者貴,海德公園南北兩側早成為倫敦住宅與酒店的中上及上上區,如果窗外有海德園景就更加一室難求了。海德全園約一百四十公頃,絕大部分不受車輛影響,僅有條雙行車道在南北中央,車道呈稍彎折狀自動將車速壓低,小橋越過園中的蛇形湖泊而行。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1/3/8-3/14
2021年10期
谷歌與臉書等平台以其強大談判實力壓榨傳媒,更出現劣幣逐良幣現象,需要政府強力介入。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社...
2021/3/8-3/14
2021年10期
中國大陸暫停進口台產鳳梨,台方未提改進方案,反而大罵客戶,民進黨認為這是政治操作的好機會。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版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
2021/3/8-3/14
2021年10期
香港政府推動「再工業化」,但陷入目的和定位不清、技工人才嚴重不足的迷思。 胡恩威,香港實驗藝術團體「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行政總監,從事舞台導演、編劇、多媒體科技藝術、空間建築設計和文化政治評論...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