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19年12月1日
第33卷 47期
超級英雄片可恥? (林沛理)

近來美國文化界的熱議是「典堂級」導演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可恥論」。他狠批漫威的「超級英雄片」不是電影,而是「主題公園」。他用「可恥」(despicable)來形容這個史上最成功的電影系列。

美諺有云,不要與成功對著幹(Don't argue with success)。漫威的超級英雄片在商業上的成功,跟斯科塞斯對電影藝術的貢獻一樣無可爭辯。可是,不要忘記,電影先是商品和娛樂,然後才是藝術、言志、批判和其他東西。

漫威的超級英雄片雖然用上了最先進的電腦效果和拍攝技術,但它們真正追求的其實是一種電影的原始狀態。在這種原始狀態之中,電影被還原為奇觀。

其實電影由發明的一刻開始,就與奇觀有親密的血緣和臍帶關係。法國發明家盧米埃爾兄弟拍於一八九五年的《火車到站》標誌電影的正式誕生;而它亦製造了影史上第一個奇觀——火車頭衝向觀眾。自此電影作為一種創作和大眾娛樂模式,它承載、展覽和製造奇觀的功能不斷被強調,也越來越精進;到今日,電影與奇觀終於被劃上等號。

就其所提供的觀影經驗而言,與其說漫威的超級英雄片是電影,倒不如說它們是製作不惜工本、視覺元素豐富和視覺效果逼真的電子遊戲。在這些電影裏,奇觀變成了量度一切的標準,人不過是奇觀的一個渺小、微不足道的構成部分。一眾超級英雄為拯救蒼生屢屢犯險,為的是要完成一個艱巨的任務。隨著劇情的發展,這場「殺敵除奸、完成任務」的「遊戲」的難度(level)會不斷提升——主角的敵人會變得更厲害、更恐怖和更難以應付。

這種電子遊戲式的規則完全駕馭劇情的發展——主角以抗敵的方式清除障礙,進而挑戰「遊戲」的難度,成為推展情節的「原動力」。如此一來,電影的故事與人物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微末枝節,而非觀影經驗的重要構成部分。一切有關人與神、美與醜、環境與發展的衝突的探討都只是要提供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好讓那些精心設計的電腦特技和立體高清拍攝技術可以大派用場。我們甚至可以說,超級英雄片代表的,是電腦技術對電影藝術的一次「判敗擊倒」(knockout)。

好萊塢電影這個「去電影化」的發展趨勢已經無法逆轉或者挽回,這一點從超級英雄片全球賣座可見一斑。從本質而言,看電影跟一個人玩電子遊戲機或者紙牌遊戲來排遣寂寞其實沒有太大分別。在內涵上,今日的好萊塢大製作普遍缺乏最起碼的社會內容,而只一味將主角的敵人「他者化」,以及為觀眾提供即時的滿足。看這類既先進又原始、既文明又野蠻的電影長大的一代,自然不善於表達自我和與別人溝通。他們註定了是低EQ的反社會一代,這一點幾乎可以斷言。■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林沛理,評論家,曾任牛津大學出版社總編輯及《香港01》執行總編輯,現為顧問公司負責人及《Exposed》(http://www.facebook.com/NewsUSChina/)主編。 per...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香港區議會選舉讓反政府的民意獲得伸張,但不能喪失民智,無保留地支持泛民反對派包庇暴力與謊言。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原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剛過去...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中國核潛艇可利用巨浪三導彈遊刃有餘的打擊半徑,在赤道附近南太平洋進行二次戰略核反擊的戰備巡航。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中國海基核打擊力量是中國三位一體戰略核威懾的一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