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19/11/25-12/1
2019年47期
超級英雄片可恥? (林沛理)

近來美國文化界的熱議是「典堂級」導演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可恥論」。他狠批漫威的「超級英雄片」不是電影,而是「主題公園」。他用「可恥」(despicable)來形容這個史上最成功的電影系列。

美諺有云,不要與成功對著幹(Don't argue with success)。漫威的超級英雄片在商業上的成功,跟斯科塞斯對電影藝術的貢獻一樣無可爭辯。可是,不要忘記,電影先是商品和娛樂,然後才是藝術、言志、批判和其他東西。

漫威的超級英雄片雖然用上了最先進的電腦效果和拍攝技術,但它們真正追求的其實是一種電影的原始狀態。在這種原始狀態之中,電影被還原為奇觀。

其實電影由發明的一刻開始,就與奇觀有親密的血緣和臍帶關係。法國發明家盧米埃爾兄弟拍於一八九五年的《火車到站》標誌電影的正式誕生;而它亦製造了影史上第一個奇觀——火車頭衝向觀眾。自此電影作為一種創作和大眾娛樂模式,它承載、展覽和製造奇觀的功能不斷被強調,也越來越精進;到今日,電影與奇觀終於被劃上等號。

就其所提供的觀影經驗而言,與其說漫威的超級英雄片是電影,倒不如說它們是製作不惜工本、視覺元素豐富和視覺效果逼真的電子遊戲。在這些電影裏,奇觀變成了量度一切的標準,人不過是奇觀的一個渺小、微不足道的構成部分。一眾超級英雄為拯救蒼生屢屢犯險,為的是要完成一個艱巨的任務。隨著劇情的發展,這場「殺敵除奸、完成任務」的「遊戲」的難度(level)會不斷提升——主角的敵人會變得更厲害、更恐怖和更難以應付。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7/13-7/19
2020年28期
部分港人恐懼一國膨脹,北京則擔憂一國不保,雙方互怕互防。但恐懼不是硬道理,發展才是。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
2020/7/13-7/19
2020年28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
2020/7/13-7/19
2020年28期
肩負傳播中國文化使命的孔子學院確認改名,不再對外使用「國家漢辦」的名稱;並設立中外語言合作交流中心,深化與各國在語言教育的合作。這是變相承認自己的「使命不達」,孔子學院降格成為語文中心,成為今日中國「...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