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香港自殘的一代 (林沛理)

年輕的反修例示威者(圖:歐新社)

 

林沛理,評論家,曾任牛津大學出版社總編輯及《香港01》執行總編輯,現為顧問公司負責人及《Exposed》(http://www.facebook.com/NewsUSChina/)主編。

perrylam@yahoo.com

 

這是自殘的一代。不要叫他們遠離危險,因為危險是他們抗拒不了的誘惑。他們喜歡模仿李小龍模仿老子說「Be water」(如水、若水),但其實他們想做的是撲火的燈蛾。

靠傷害自己(self-harm)來獲取自我認同和自我辨認(self-identity),本是年輕人的生存之道。香港的新生代如此,美國的年輕人也沒有大不同,只是不致那麼極端。他們撲向的不是熊熊烈火,而是盞盞灼熱的燈。

據統計,美國的大學生每五個就有一個習慣以自殘的方式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和感情傷痛。他們自殘的方式層出不窮,但留下的「證據」總離不開血漬、疤痕和傷口。對情緒低落、感到孤單無援的人,自殘是個隨傳隨到的朋友。找這個朋友幫忙,不用付他分毫,也毋須得到任何人批准。自殘不會無痛,但肉體的痛苦往往比心理的創傷和來自人際關係的煎熬(social pain)較易處理。英國大儒詹森博士(Samuel Johnson)說,人一想到可能命不久矣,就會打醒精神(Nothing concentrates the mind like the sight of the gallows)。同樣道理,人在痛的時候才不會胡思亂想(Nothing distracts the mind like pain)。你痛的時候只會想到痛,而不會想到其他生活的煩惱。這就是自殘的鎮痛功能(soothing effect)。

自殘既可鎮痛,自然會像服食止痛藥,或吸煙、酗酒和使用智能電話一樣,慢慢變作「成癮的行為」(addictive behavior)。在這個崇尚自我展示的年代(Age of Self-display),在社交媒體向別人展示自己身上因自殘造成的傷口,成為一種特別刺激而可信的自我炫耀。

香港暴亂,有人在上街抗爭的年輕人身上看到理想主義,我看見的卻是仇恨、憤怒和絕望。反修例之亂揭露的最大真相,不是香港年輕人對民主的熱情,而是他們對現狀的不滿、建制的反感和當權者的仇恨。美國作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認為,大多數人每天若無其事地生活,其實內心早已絕望(Most people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莫非這正是香港的年輕暴徒與他們的同情者與支持者生活的寫照?五個月前,他們表面上是沉默的羔羊和奉公守法的市民,但其實一直心懷怨恨意難平。好不容易等到一個「集體反抗、一起洩憤」的機會,自是一往無前。即使最後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德國哲學家尼采說,處於逆境中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然而對被認定為失敗者(certified losers)的人來說,感到絕望和無力就像黑夜來臨般沒法逃避,更沒法阻止。香港的經濟結構和教育制度最擅長的,是大量生產被人歧視、自己也歧視自己的失敗者。一棟房子和一場公開試,就將社會的富人與窮人、成功者與失敗者,涇渭分明地劃分出來。在傳媒無孔不入的渲染和炒作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和感受到自己的貧窮和失敗。

英國歷史學家泰萊(A.J.P. Taylor)相信,自我憎恨(self-hatred)是社會運動的一股推動力。年輕人憎恨建制和當權者,因為建制和當權者令他們憎恨自己。成人社會要他們玩一場他們沒有勝算、幾乎必敗的遊戲,他們就要更改這場遊戲的規則。五個月前反修例之亂剛剛爆發,我說「遊戲從此改變」(game changer),就是這個意思。■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林沛理,評論家,曾任牛津大學出版社總編輯及《香港01》執行總編輯,現為顧問公司負責人及《Exposed》(http://www.facebook.com/NewsUSChina/)主編。 per...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香港區議會選舉讓反政府的民意獲得伸張,但不能喪失民智,無保留地支持泛民反對派包庇暴力與謊言。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原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剛過去...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中國核潛艇可利用巨浪三導彈遊刃有餘的打擊半徑,在赤道附近南太平洋進行二次戰略核反擊的戰備巡航。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中國海基核打擊力量是中國三位一體戰略核威懾的一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