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林沛理
2020/9/14-9/20
2020年37期
重讀《圍城》 (林沛理)

 

另一類「老讀物」當然是經典。疫情肆虐,多了時間在家,也多了時間重讀經典。人生苦短,讀一本已讀過的書,不是虛耗光陰嗎?非也,貨真價實的經典,不是那本個個掛在嘴邊卻無人翻閱的書(a classic is the book that everybody talks about but nobody reads,馬克吐溫語),而是恰恰相反,那本我們不時翻閱、垂詢和請教之書,注定是我們的老伴。在這個意義上,經典是那本陪伴我們老去的書(a classic is the book that we grow old with)。

重讀《圍城》,對錢鍾書的「精巧」和「不老實」有新發現。在序言中他說書得以寫成,全靠太座楊絳不斷督促,但他不會「照例」把這本書獻給她,因為「作品總是作者自己的,大不了一本書,還不值得這樣精巧地不老實」。

其實「精巧地不老實」是作家和知識分子的專長,錢鍾書身為作家中的作家和知識分子中的知識分子,當然精於此道。他說了一番道理,不外乎是要炫耀自己的聰明,還要利用妻子,真是「精巧地不老實」之極。

錢鍾書寫婚姻,只停留在夫妻吵架的地步;寫辦公室政治,也離不開同事的冷言冷語和人言可畏。但他確實是「一語之君」(a lord of language),《圍城》沒有過時,因為它有一種精煉語言的常新和生命力。再陳腔,再濫調,也給他寫出新意。在他筆下,「快活」不只是快活,而是「有犯人蒙赦的快活」。慾念「像不倒翁,捺下去又豎起來,反而搖擺得厲害」。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30-12/6
2020年48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
2020/11/30-12/6
2020年48期
  美國的政客、媒體和學者在談論民主制度和選舉時,不時流露出一份顧盼自豪的優越感和主人翁意識(sense of ownership),好像它就是民主的創造者。一如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God cre...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林沛理,香港浸會大學客席、香港電台《講東講西》節目主持。曾為《瞄》(Muse)雜誌編輯總監、美國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英語教學出版總編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