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躁動的美國越來越不安 (陳國祥)

美國貧富懸殊、世代差異、產業對壘,中庸溫和政治已成過去,未來是激進對激進的持久鬥爭。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社董事長。

 

投票過後的美國沒有定於一尊,拜登雖跟著眾家傳媒宣告當選總統,特朗普卻不認輸,並發動法律戰,政府主管機關也不啟動政權交接事宜。這只是民主程序下的不安,終將塵埃落定,而更大、更深層的騷動與不安卻正在湧動,棘手難解,且相互激盪,將使美國躁動與撕裂沒完沒了。

拜登就任總統不會讓美國回到靜好歲月,撕裂只會日益加深,各層面的困境也會日甚一日。選舉結束不能歸於靖安,首先反映民主制度存有病症。美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今年對全球各國逾百萬人進行民主質量排名時,美國被排在第三十三位,介於斯洛伐克和阿根廷之間;經過這次大選後的紛擾,排名想必向後挪移。

政權即使順利轉移,美國政治的「實利資本主義」本質不會發生突變,所謂「財閥民粹主義」仍將一成不變。傳統的共和黨是資本家俱樂部,意識形態和政策多為富豪提供牟利便利,但民主黨也高度依賴富人捐贈,而富人是厭惡高稅收和政府嚴厲監管的。兩黨長期輪流執政,政策略有不同,但總的執政績效是富者越富、貧者越貧;貧富擴大與決策偏袒相生相成,金錢在美國政治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最富有的百分之十人口的觀點基本決定了政策,其餘人口的挫敗感和焦慮感分別給兩黨帶來充滿憤懣和激情的投票群體。

拜登固然創下史上得票最高當選人,但是特朗普相比四年前多了八百多萬票,民主黨在總統、參眾議員得到選票比率沒有增加,共和黨則借助特朗普而轉型,擴大支持面,在激盪的美國社會站穩陣地。美國政治社會的撕裂與對立相當程度已經固化了,民主黨仍是彩虹聯盟,共和黨在特朗普帶領下幾乎成為白人種族主義的庇護所。兩黨支持者基於不同原因暫時找到停泊處所,但心靈未必已有歸宿,因為兩黨顯然無法安頓他們躁鬱的魂魄。

共和黨支持者以往多是小政府和美國傳統價值觀的保守主義信眾,主力是基督徒、白人中產階級、軍人、農民、老白男和傳統資本家,而民主黨因支持政府干預和社會福利,偏向左翼,所以其傳統支持者包括獲普惠政策照顧的少數族裔群體、青睞進步價值者、城市與郊區中產階級、深懷平等觀念的受高教者以及從全球化中受益較多的科技人口、技術移民和科技、金融資本家。現在,除了少數超級富裕者,多數人都對個人經濟現狀不滿,甚至覺得自己的身份受委屈,遭歧視,或被邊緣化了。

年輕一代的相對剝奪感更是普遍而嚴重。嬰兒潮一代生活在物質相對寬裕的年代,冷戰的意識形態鬥爭又強化他們的保守價值觀。年輕一代則感受更大的生活壓力,眼見貧富差距擴大,又被學貸、房貸及各種保險等沉重支出壓得透不過氣來,另一方面則從國內外的廣泛信息與親身接觸中形成多元文化價值觀。世代差異影響政黨認同,但民主黨溫和的政策根本無法滿足年輕激進者的欲求,所以普遍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挹注民主黨選票。無論是共和黨老白男們還是民主黨建制派,心態和政策多已老邁,抓不住年輕人的心。

老一代也好不到哪裏去,特別是產業全球化後的受害者,他們普遍感到被損害、被漠視,從而興起反全球化右翼思潮,帶著濃厚的民粹主義色彩。其中不乏經濟貧困化和文化邊緣化的雙重激憤者,他們信奉的傳統價值觀受多元文化衝擊,融合著反平權、反精英的右翼民粹早已釀生,如今蔚為澎湃怒潮。他們無視於平權運動和社會福利是適應多元化現代社會應然的價值觀,卻因深受政治正確的社會氣候壓抑,油然產生憤恨新社會之心。意識形態多少是經濟下層建築的體現,年輕美國人的價值觀是當前美國經濟運行方式的反映,美國引領全球化和信息化風騷,先進製造業與服務業從業者日眾且獲利最大,傳統製造業和石化、礦產等能源業趨於沒落。年輕人不滿傳統價值觀根深蒂固,仍居主導性地位,全球化帶來的結構性失業者則極度不滿移民與備受照顧的少數人種。

從宏觀上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競爭,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國全球化新產業和本土傳統產業之間的對壘。全球化集體是以科技、金融和服務業資本為骨幹,以科技與金融人才為血肉,再以進步主義文化為外表。本土傳統產業集體則以製造業、傳統能源和小商業為骨幹,以零售商、農民和工人為血肉,再以保守主義文化為外表。兩者進行曠日持久的價值觀鬥爭,由於所代表的背後利益壁壘分明,所以兩個政黨的對立不是提升包容性與折衝性民主文化即可解決。

特朗普化的共和黨主要是傳統產業的利益代表者,但拜登所代表的卻是民主黨的傳統政治文化與利益分配模式,那是一個舊時代,回不去了,也無法涵納新的利益格局與價值觀念,他可能連民主黨左派跟溫和派的裂痕也沒法癒合。民主黨內部的左翼,一如共和黨,日益民粹化,且在壯大中,多元聚合的黨內執政聯盟終究要被衝破,拜登這種溫和派政治領袖遲早要退場,讓位給激進派。至於共和黨,特朗普雖然敗選,但他所倡言與代表的路線完全沒有退潮,未來不是老特朗普班師回朝,就是小號的特朗普繼踵而出。這是美國政黨政治的宿命,中庸、溫和、調和已是過去式,未來是激進對激進的持久鬥爭。▇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香港泛民反對派正處於當忠誠反對派還是革命英雄的十字路口,但仰仗外國勢力只有死路一條。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原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全國人大常...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特朗普死忠粉絲將敵人的敵人視為朋友,充滿受害者心態,實際則站到了自由價值和高尚理想的對立面。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版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埃塞俄比亞內戰再起表面是因疫情所累,實際仍是族群權益分配問題,考驗去年甫獲諾獎的總理阿比。 黃杰,哈佛大學文學士、巴黎第八大學哲學碩士,多次走訪非盟總部、埃塞俄比亞,人民出版社《第三世界思想系列》譯者...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