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忠誠反對派抑或革命英雄? (陳莊勤)

香港泛民反對派正處於當忠誠反對派還是革命英雄的十字路口,但仰仗外國勢力只有死路一條。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原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全國人大常委會十一月十一日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授權香港特區政府按人大常委所定標準取消不達標立法會議員的資格。港府隨即宣布,取消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及梁繼昌四名議員的資格(DQ,即Disqualify)。四人原於九月參選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爭取連任,但被選舉主任以不擁護特區《基本法》和不效忠特區為理由,取消了他們的參選資格。

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的第一條為何謂不符合擁護特區《基本法》、不符合效忠特區的法定要求及條件定下標準,並說明一經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第二條指明《決定》適用於參選第七屆立法會時被選舉主任取消資格的四名續任立法會議員,並且特別指明「今後參選或者出任立法會議員的」亦適用這次人大常委《決定》。第三條授權依《決定》喪失議員資格的,由特區政府宣布。

特首林鄭月娥就《決定》作出的說明中傳遞了兩點重要訊息:(一)因應疫情,在選舉前夕取消於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引致的空缺,由人大常委決定授權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全體留任。但人大常委決定前已有四名擬參選連任的議員被裁定不符合擁護特區《基本法》及不符合效忠特區政府的要求而被取消參選資格,讓這些人在延長任期中繼續留在立法會不合邏輯、亦違反政治倫理。(二)全體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在九月任期屆滿,但因疫情沒有了選舉,而續任權力來源來自人大常委會。因此,為解決這不合邏輯及違反政治倫理的狀況而必須作出的決定,亦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

在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後,特區政府即時宣布四名立法會議員喪失資格,接著,另外十五名泛民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亦隨即宣布「總辭」。泛民反對派議員及個別親泛民學者一如既往,指稱香港法治已死、北京干預香港議會令「一國兩制」消亡。

依特首林鄭月娥對《決定》的說明,從法律要求與權力來源角度來說是合乎情理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任期屆滿,因沒有選舉而延任的授權來自人大常委會,取消不符資格的延任議員席位的權力來源,必然亦是人大常委會。

但平情而論,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亦有「僭建」之嫌。因為《決定》是關於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但《決定》卻說今後亦即第六屆後參選或出任立法會議員亦適用這次《決定》。

在《決定》的合法性而言,如果泛民反對派議員要質疑及挑戰人大常委會《決定》取消議員資格的合法性,便必須追溯到他們在十月立法會復會決定是否接受人大常委會的延任授權。在八月人大常委會行使權力延任當屆任期屆滿立法會議員時,一眾泛民反對派議員及大律師公會主席立即指當時人大常委會的授權延任違反《基本法》,並指延任議會是「不合法的臨時立法會」,香港人不能接受。朱凱迪及陳志全兩位議員並以此為由拒絕接受延任。後來一眾泛民反對派議員及大律師公會在人大常委會授權是否違反《基本法》問題立場上迅速退縮,不再提人大常委違反《基本法》,並通過被指經篩選操控的民調結果為依據接受延任,以行動接受了人大常委延任授權的合法性,現在卻在法理上挑戰人大常委會行使取消延任立法會議員地位的權力,實前後矛盾。

北京早已為香港反對派定了底線,他們只能當忠誠反對派,老實地以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為前提待在建制內。而現實是過去幾年來一眾泛民反政府議員開口閉口把合法的中國政府貶稱為一個政黨——中共,附和走港獨歪途年輕人揚言「對準政權」,將掌握國家與特區主權的政權低貶視為作為鬥爭對手的敵對政黨。以爭取民主之名在議會阻撓政府施政,在街頭鼓勵包庇年輕人的反政府暴力,邀請外國政府及政客聲援。凡此種種如何能說是效忠特區?

種種跡象顯示,取消四位議員資格並非如《決定》所說由特區政府提出。有政治觀察者認為,原本人大常委會作出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長任期決定時,已欲取消再參選提名時被取消資格的四位現任議員,但是林鄭政府對與泛民反對派大和解的心魔未除,而力保留任。但留任後這些議員反中媚外態度未改,而且變本加厲,北京忍無可忍,況且中國與美國關係近期急轉直下,美國針對香港與中國頻頻出招,中國婉轉應對失效,因而全力對付香港泛民反對派已無顧忌,故要求特區政府提出取消這四位議員的資格。

四人在這時被《決定》裁定而喪失了立法會議員資格,亦解釋了林鄭政府為何史無前例地於十月煞停在復會的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延至十一月底四位議員被取消資格後才恢復宣讀。在政治倫理上,特區政府施政不可能在四個已被認定不效忠特區、不擁護《基本法》的議員面前宣讀,並接受他們的批評及質詢。

四位泛民議員喪失資格,十五位「總辭」。香港的泛民反對派政治力量走到了十字路口。究竟繼續在體制內甘心或忍辱負重地當忠誠反對派、還是不妥協走回街頭慷慨激昂當革命英雄,是擺在他們面前的抉擇。妄圖以所謂「國際連線」仰賴外國勢力支援,只會是死路一條。▇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美國貧富懸殊、世代差異、產業對壘,中庸溫和政治已成過去,未來是激進對激進的持久鬥爭。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特朗普死忠粉絲將敵人的敵人視為朋友,充滿受害者心態,實際則站到了自由價值和高尚理想的對立面。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版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埃塞俄比亞內戰再起表面是因疫情所累,實際仍是族群權益分配問題,考驗去年甫獲諾獎的總理阿比。 黃杰,哈佛大學文學士、巴黎第八大學哲學碩士,多次走訪非盟總部、埃塞俄比亞,人民出版社《第三世界思想系列》譯者...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