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及其他專欄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埃塞俄比亞內戰的根源 (黃杰)

埃塞俄比亞內戰再起表面是因疫情所累,實際仍是族群權益分配問題,考驗去年甫獲諾獎的總理阿比。

黃杰,哈佛大學文學士、巴黎第八大學哲學碩士,多次走訪非盟總部、埃塞俄比亞,人民出版社《第三世界思想系列》譯者。

 

不到一年以前,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因為結束了和厄立特利亞長達二十六年的內戰,獲得了應屆諾貝爾和平獎。可是這一年短暫的平靜就在兩星期前被打破了:北部和厄立特利亞接壤而擁兵自重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擁有二十五萬軍力,其餘埃塞全國只剩下十五萬)向埃塞中央政府宣戰,並且已經取下了國防軍北方司令部。同時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也向外界宣布,與其積怨甚深的厄立特利亞聯同埃塞政府攻擊他們,因此揚言會主動炸毀厄國空軍機地和重要軍事設施。加上有外部消息指阿聯酋的無人機或埃及的軍方會參與戰爭,使得「非洲之角」突然一下子跌入深淵成為大型戰場。聯合國指出現時受戰爭影響而逃往蘇丹的難民已經有兩萬(多為十四歲左右小孩),而聯合國估計最終的難民可能會有近二十萬。

這場戰爭表面上的原因如下: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埃塞已計有十萬人確診,艾哈邁德宣布延遲選舉。可是提格雷州不認同總理的做法,自行舉辦了州長選舉。埃塞中央又不承認這個新州長,因此拒絕調派中央資金給提格雷州,並聲稱其叛國,最後使到提格雷州也拒絕承認中央政府,因此在互不承認對方合法性下就發生了內戰。

但是,提格雷州只佔全國總人口的百分之六,怎麼會有這樣的能耐和中央政府對抗的呢?這背後除了軍事實力上的懸殊以外,還有深層的歷史原因,跟現代埃塞的立國史很有關係。

埃塞在一九七四年推翻受美國資助的帝制以後,於一九七四至到一九八七年間由一個名為「德爾格」(意為「理事會」)的軍政府執政。當時的總理門格斯圖人工製造了全國七十四個民族的分類,並積極的招攬非主導族裔(阿姆哈拉族、奧羅莫族,各佔全國百分之三十和二十的人口)執政,以達致種族之間的和諧和平等。親蘇聯的門格斯圖也嘗試仿傚社會主義國家的土地改革運動,以及全民教育(阿姆哈拉語為官方語言),但是都以失敗告終甚至悲劇收場。

根據亞迪斯亞貝巴大學任教歷史的Shiferaw Bekele教授指出,其實當時埃塞根本沒有馬克思著作的翻譯,也沒有所謂的社會主義。直至八十年代提格雷州有一家學院將馬克思的作品翻譯至提格雷語,人們才第一次接觸社會主義作品。有七位學生認定該時的德爾格政權是偽馬克思主義,他們為組織真正的社會主義政黨,成立了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自此以後,更多人對德爾格的執政失敗感到不滿,加上蘇聯將快倒台的消息傳播開來,人們才紛紛組成小的政黨反對德爾格。其中,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武裝實力最強,所以很快就佔據了運動的主要位置。

在那七位堅定相信自己才是馬克思主義的學生當中,其中一位教父級別的人物就是後來的強人總理梅萊斯.澤納維。他在組織中創建奉行霍查主義路線和先鋒分子組織,相信多元民族應該在埃塞共同執政。這讓他能夠在種族的隔閡外招攬到很多為他服務的人,並成功推翻德爾格。但是,上任後的澤納維還是對權力的問題十分敏感,因此所提拔的都是自己在提格雷族中的親信。

這個做法讓人口僅佔百分之六的提格雷族,政治上影響力遠超其實際人口,但為了保持表面上的平衡,澤納維還是創立了一個埃塞人民革命民主解放陣線,由四個子政黨組成,分別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阿姆哈拉族民主黨、奧羅莫族民主黨以及一個南方混合種族的政黨,解放陣線的決策機制就是由這四個政黨共同協商出來的。當然,實際上首都亞迪斯亞貝巴的幕僚就是澤納維的親信,所以還是由提格雷人作決定的。

當澤納維在二零一二年逝世的時候,很多提格雷人都害怕這個政治平衡會被打破,但結果上任的南方混合種族黨的總理大部分維持了分權的狀態,所以只是虛驚一場。但是這反而讓兩大族裔,即阿姆哈拉族和奧羅莫族(各佔全國百分之三十和二十的人口)感到不滿。尤其是在二零一八年首都發展方案當中,很多奧羅莫族的人就感到自己的土地被提格雷人搶去了,事件最終釀成千人死亡的重大衝突。

而二零一八年屬於奧羅莫族的阿比.艾哈邁德上台的時候,就徹底打破了這個平衡。他首先為了獲得國民的認受性大力推動了整個埃塞的建設,積極的推動經濟上的五年計劃,修建了復興大壩,推動埃塞的工業化計劃,結束了內戰,讓媒體稱讚他為「上帝給埃塞的禮物」。

但是,他的成功就意味著提格雷族在權力的核心圈子中失勢,而這讓部分前既得利益者的提格雷族人感到大勢已去,因此無法接受,所以才會有意趁自己還有軍事上的優勢之際挑起事端,和阿比.艾哈邁德來一次生死的決鬥。現在國際社會當然是希望內戰越早結束越好,但是這個前朝積下來的業障,埃塞俄比亞恐怕只能夠迎難而上。▇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美國貧富懸殊、世代差異、產業對壘,中庸溫和政治已成過去,未來是激進對激進的持久鬥爭。 陳國祥,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中國時報》特約主筆;前中央...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香港泛民反對派正處於當忠誠反對派還是革命英雄的十字路口,但仰仗外國勢力只有死路一條。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原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全國人大常...
2020/11/23-11/29
2020年47期
特朗普死忠粉絲將敵人的敵人視為朋友,充滿受害者心態,實際則站到了自由價值和高尚理想的對立面。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版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