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道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韓星具荷拉被霸凌自殺 娛樂圈陋習與網絡暴力 (王夕子)

韓星具荷拉(圖:歐新社)

具荷拉在舞台上表演(圖:Imaginechina)

具荷拉出殯(圖:法新社)

具荷拉前男友崔鍾范

韓國女星具荷拉在家中自殺,結束二十八歲的生命。具荷拉長期受到網絡暴力霸凌,曾經被前男友毆打及偷拍性愛視頻,但卻成為了受欺凌的一方,讓她精神長期受困擾。

受「韓流」影響長大的一代青少年,正在被迫與他們的青春歲月展開一場愛與痛的離別。繼年僅二十五歲的韓國女子偶像組合F(x)前成員雪莉於十月十四日自殺後,十一月二十四日,雪莉生前好友、偶像團體Kara成員具荷拉被發現在家中身亡,同樣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二十八歲的短暫人生。

令人惋惜之處,不僅在於具荷拉的年齡。一個月前雪莉去世後,因好友離世而大受打擊的具荷拉曾通過網絡直播寄託自己的哀思。畫面中的她頭髮凌亂、雙眼紅腫,哭著向雪莉道歉,說自己人在日本無法到現場悼念,並表示自己「會帶著雪莉那份,努力地活下去」。距離事發僅四十餘日,畫面裏流淚的女孩便食言了。

早在去年九月,具荷拉被傳出因服藥過量送院治療的消息,自殺傳聞甚囂塵上。半年前,她曾經在上傳了一張寫有「再見」的圖片之後試圖在居所自殺,經搶救後無生命危險。經紀人隨即透露其患有抑鬱症,為情緒所擾。死亡或許是具荷拉的執著選擇,某程度上也是一種解脫。與塵世作別,無論是虎視眈眈的前男友,還是網絡上辱罵的文字,自此都不再為她所擾。

在粉絲看來,「抑鬱症」三個字與具荷拉之間的關聯令人難以置信。十七歲出道娛樂圈的她所在的「二代韓流女團」Kara風格多樣,尤其在日本具有非同凡響的人氣。號稱「女團美貌終結者」的具荷拉本人則依靠其在綜藝節目中好強、樂天而拼盡全力的表現,奠定了她在觀眾心目中美好燦爛的印象。正因如此,不與公司續約而停止團體活動的具荷拉在二零一八年傳出毆打男友的負面新聞,其個人形象之驚天逆轉,對於觀眾的衝擊力大到難以想像。

二零一八年九月,有韓國媒體報道具荷拉涉嫌毆打髮型師男友崔鍾范。當事人崔鍾范率先報警,指遭到具荷拉毆打,並迅速接受媒體採訪公開了自己臉上的傷口,稱自己「由出世從未打過女人」,但具荷拉遍布全身的瘀青、子宮出血的驗傷單以及她本人的證言顯示,崔鍾范顯然不是單純的受害者。據媒體調查,崔鍾范的手機中存有偷拍的二人性愛畫面,而他更揚言要將它們公開。調查公布的視頻片段中,具荷拉曾在電梯口向崔鍾范下跪求饒,但遭到無情拒絕。這樁喋血的家務事隨後進入了司法程序,崔鍾范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三年,但其罪名僅包括財物損壞、傷害、威脅及強迫,而拍攝具荷拉的不雅視頻則被認定為無罪。

引發女權示威

具荷拉的遭遇收穫了同情和理解,並在韓國掀起了新的女權浪潮。二零一八年十月,韓國眾多女性團體曾經走上街頭,要求司法界嚴懲男性針對女性的性犯罪行為和利用針孔攝影機展開的非正常拍攝。有評論指出:「韓國女人漸漸不再沉默。」但事件的中心,即崔鍾范本人,卻並未因此獲罪。而在不明所以的圍觀者看來,因此事受害的具荷拉反而成為了下場淒慘的「瘋女人」。

即使具荷拉沒有選擇終結自己的生命,那麼崔鍾范利用偷拍針對具荷拉實施的「色情報復」其實也大獲成功。崔鍾范偷拍具荷拉的兩段不雅短片不僅是他威脅具荷拉就範的武器,更是沾染於具荷拉女神形象的污泥。

法官無視偷拍視頻

具荷拉的律師稱,性愛視頻的新聞曝光後,具荷拉對於性愛影片會否被人們看到感到擔憂,每天生活在害怕中。本身不願公布該片的具荷拉方因為法官強調「這是重要證據」而單獨向法官播放了視頻,最終崔鍾范卻被判無罪,原因是「兩人當時是戀人關係,受害者當時也沒有制止,所以不能認為是偷拍」。這使得具荷拉因此背上「放浪形骸」的另一個污名,有韓國網民稱,「能與崔鍾范這種人交往的具荷拉」一定也絕非善類。

具荷拉的社交網站貼文下方自此被各類羞辱的字眼充斥,躲在匿名ID背後的韓國男人開始在網絡搜索崔鍾范拍下的性愛視頻片段。有人在具荷拉去世後公開聲稱:「鍾范啊,現在可以公開(視頻)了,反正也沒有人能告你。」具荷拉的一舉一動也成為看客茶餘飯後的話題:五月她自殺未遂,有人指責她「真的想死就不要發出來」;雪莉去世後她開直播痛哭,被質疑哭得太假,更有人眼尖發現她美甲顏色的變化,認為她並非真的難過,所謂痛哭不過是作秀。她生前最後一條寫著「晚安」的自拍照貼文還被網民諷刺整容和「長得像魚」——韓國女性偶像應當乖巧懂事,連微笑都有合適的角度,即使風格性感,也應「潔身自好」。在女偶像談戀愛都被判定為「偶像失格」的韓國,有性愛視頻存世的具荷拉即使惹人同情,也不再被人喜愛。她唯一的魅力只存在於「具荷拉性愛視頻」的網絡熱搜詞語裏,並與異性窺私的惡意相伴而生。

議員籲網絡評論實名制

與具荷拉情同姐妹的雪莉,生前曾因其不穿內衣的舉動和社交網站圖片風格大膽而被定義為「瘋癲」。一個月前雪莉自殺身亡,事件在互聯網掀起一股反思浪潮,人們迅速轉換了自己的觀念,對於以上行為的認知一夜間由「出格」轉換為「不拘一格」;網民開始自發反思,自己的惡評是不是成為了「雪崩來臨時的最後一片雪花」,甚至有韓國議員號召要針對網絡言論實名制立法,遏止網絡暴力。然而人們都知道,當「新聞」不再是新聞,當雪莉和具荷拉的名字不再於自己的眼前出現時,她們本人以及身後的所有結構性的暴力都會隨之隱形,而非消散。

好友的離世、男友的施暴、網絡的霸凌,誰才是壓倒具荷拉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是個永不會有答案的問題。■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國藝控股主席、武術教練冼國林拍視頻評述香港暴亂和政治怪現象成為輿論熱點,僅僅月餘,在多個網點粉絲近六十萬。他在視頻提出的政見建議,一針見血,後來不少都被當局採納。 國藝控股主席冼國林評述香港暴亂的視頻...
2019年11月10日
第33卷 44期
朝美「年底最後時限」逼近,朝鮮領袖金正恩騎白馬登白頭山,預示著將對韓美採取強硬政策。他下令拆除金剛山內韓方設施,並宣布重啟旅遊項目開發計劃,歡迎韓國遊客到來。 朝鮮又展開新一輪譴責美國的攻勢。隨著朝鮮...
2019年10月13日
第33卷 40期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國政顧問團的經濟組召集人林祖嘉表示,台灣的旅遊業目前損失慘重,他認為韓國瑜當選可讓兩岸關係回到馬英九年代的水平。 共和國七十週年前夕,九月二十三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