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道
2020/2/10-2/16
2020年06期
世衛決策情理之中 警報機制需優化 (黃杰)

世界衛生組織記者會﹕宣布二零一九新冠狀病毒疫情散播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圖:新華社)

世衛被指拖延宣布武漢疫情是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其實只是料不到擴散之快。真正要反思的是在新的全球化形勢下,二元警報機制是否仍適用。

日內瓦時間一月三十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經歷兩輪緊急情況委員會後,依據「國際衞生條例」(二零一五)宣布,二零一九新冠狀病毒疫情散播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不贊成甚至反對對中國採取旅行或貿易禁令。緊急情況委員會分別於一月二十二及三十日舉行兩輪會議,兩輪會議期間短短七天,新冠病毒確診人數激增十四倍,世衛最終決定頒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病毒擴散速度之快,讓世衛措手不及,有拖延宣布緊急事件之嫌疑。可是回顧事發時間表,便會發現世衛決定在情理之內。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世界衛生組織早於一月二十日及二十一日已經首先抵達武漢進行調查訪問。當時武漢仍未「封城」,訪問團隊順利考察武漢天河國際機場、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湖北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旗下一間BSL3級別的實驗室,試圖理解新冠狀病毒背後的病理學以及人傳人的風險,並就檢測病毒工具rRT-PCR進行研究討論,包括是否應該擴大新冠狀病毒的定義等等問題。

按當時世衛專家團隊估計,由於病毒正在演化而需要擴大確診定義、已經證實發生人傳人個案及農曆新年等等因素,因此未來確診案例很有可能會上升,但是仍然在可控制範圍內。但是,世衛仍然警惕要盡快研究人傳人的病理學分析,因為這除了對控制武漢疫情至關重要,更有助世衛就世界各地逐漸發生的案例提出控管政策。

相對於疫情的控制,此等科學資料的研究才是世衛關注的重心。因為作為一個國際性機構,其主要職能在於控管疫情的根本原理,以制訂政策建議協助地方政府的決策。而對於疫區的即時調控,世衛只能擔當輔助的角色,並無實際權力。尤其對於中國這樣人口稠密的疫區的控制,可以說世衛的經驗並不比中國多,因此只能著眼於基礎病理學上的問題。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首爾市長朴元淳自殺身亡,終年六十四歲。他在九年市長任期內民望甚高,被視為總統文在寅的接班人,他的離世將衝擊所屬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在兩年後的大選選情。為何他被前任女秘書指控「性騷擾」而又不反駁,幕後包藏政...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1956年出生於貧困農民家庭。1975年考入首爾大學社會學系,因反對朴正熙的獨裁統治而被趕出校園,之後考入檀國大學攻讀史學專業。1980年通過韓國司法考試。1982年擔任大邱地方檢察廳檢察官,次年...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首爾市長朴元淳自殺的原因與對他的評價,在韓國極度二分化的「進步」與「保守」兩派政圈中,激起了截然不同的評價。 首爾市長朴元淳忽然選擇輕生,離開人世前在家中書桌上留下數十字遺言,然後便決定走到離家不遠的...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