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 黃宇翔
2020/5/11-5/17
2020年19期
中央對港有全面監督權 (黃宇翔)

田飛龍

北京對香港具有和「全面管治權」對應的「全面監督權」,凡是中央授權的中央都有權監督,而監督權則是管治權的一種具體形式。

田飛龍是長期關注港澳問題的中國內地學者,今年出版的《抗命歧途--香港修例與兩制激變》是他寫關於香港的第三本著作。距田飛龍第一本關於香港的《香港政改觀察》已有六年,期間田飛龍仍活躍在港澳問題的輿論場,今年出版的《抗命歧途》則是關於反修例運動的再思考。田飛龍接受亞洲週刊專訪,除了新書,他也指出中央對港具有和「全面管治權」對應的「全面監督權」,凡是源於中央權力的授權,中央都有權力監督。以下為採訪摘要:

你早前說「中央享有全面管治權、對香港的初始授權與調整權,以及對全部授權的監督權」,這能不能理解為中央對港有「全面監督權」?

中央的管治權是全面的,監督權是管治權的一種具體形式,也是全面的。這種全面性的法理根基,在於中央的主權代表者地位及《基本法》的「授權—監督」立法模式。這也說明,儘管香港實際享有的自治權要超過一般聯邦制國家的成員邦權力,但在接受中央政府監督方面的憲制性地位其實不如聯邦制下的成員邦鞏固和穩定。在聯邦制下,聯邦與成員邦分別從憲法上獲得授權,聯邦對州的監督權是有限的。但「一國兩制」仍然處於中國單一制的憲制秩序之下,高度自治權來自於中央的單方面授權,而不是地方成員邦共同立憲基礎上的聯邦與州的直接分權。不理解中國憲法的單一制邏輯,就無法理解「全面管治權」和「全面監督權」。

我們可以將中央對港監督權徑直理解為對香港所有自治權的監督權。所謂監督權,從語義上可以簡單理解為:「你先做,我看,我評,我督促,我問責。」因此,監督權是高位的權力,是需要高度尊重、甚至支援香港自治權按照憲法和《基本法》先行運作的。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7/6-7/12
2020年27期
歐美爆發「文化大革命」,對過去被視為國家榮譽的歷史人物都加以清算,從華盛頓、傑佛遜、林肯,到邱吉爾、卑斯麥等都遭批判,雕像被拆除。歐美「文革」出現六大現象:一、清算歷史;二、泛政治化,上綱上線;三、反...
2020/6/29-7/5
2020年26期
韓戰爆發七十年,但戰爭傷痕依然尚未撫平。韓戰期間,韓國政府的國家暴力對人權有極嚴重的踐踏,隱沒最久的是「保導聯盟事件」,屠殺人數最高達二十萬;「濟州四三事件」前後逾七年,屠殺了兩萬五千至三萬名居民,佔...
2020/6/29-7/5
2020年26期
李承晚政權主導濟州事件,展開「焦土化」鎮壓,逾二萬人遇害。 濟州四三事件橫跨韓戰前後,根據韓國政府官方定義,事件自一九四七年三月一日起,直到一九五四年九月二十一日「解嚴」為止,是規模僅次於「國民保導聯...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