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2009/6/15-6/21
2009年24期
專訪:六四曾經中槍受傷的記者徐宗懋
六四子彈從他後頸進口中出 ·童清峰

八九六四清晨,台灣《中國時報》特派員徐宗懋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被流彈擊中,子彈從後頸進去,從口中出來。後來被送醫院急救倖免一死,但他右半身終生沒有痛覺和溫度感。六四不但未削弱徐宗懋對中國的感情,反而激起他改變中國的使命感。

二十年前「六四」事件爆發時,兩岸仍處於敵對狀態,在戒備森嚴的北京,學生罕見的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吸引全球目光,台灣各大媒體均派遣記者前往採訪,由於佔據天安門廣場持續兩個月之久,很多媒體紛紛加派採訪人手,其中台灣《中國時報》也指派駐東南亞特派員徐宗懋前往支援,那次採訪所留下的創痛,是他人生中最難忘的經歷。

徐宗懋長期關懷近代歷史,在六四的關鍵時刻,他沒有缺席,在廣場上守候至最後一刻,見證那段驚心動魄的歷史,直到六月四日清晨中彈倒下,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人物,當時的一切,如今彷彿歷歷在目。

回憶那段歷史,徐宗懋心情相當沉重。他表示,六月三日晚間一部分軍隊已經進到廣場,坦克和大批解放軍喊著口號忙著清理廣場,並壓垮帳篷,也有民眾燒坦克反制,一時之間火光沖天,他和幾位同事決定先回旅館發稿,稿子寫到很晚,忘了有無睡覺,大約到了凌晨五點,他建議同事趙慕蒿、楊渡再出去看看,於是他們一夥又回到天安門,「我們在廣場東南邊,從箭樓那邊過去,學生剛好從那個地方撤走,看到學生隊伍最後一個尾巴,士兵慢慢壓進來,坦克慢慢開進來,佔了一半位置,後來就慢慢逼近」。

談起當時的情景,徐宗懋表示,現場可以看到有幾個排的部隊坐在正陽門下面待命,「廣場上都是兵,軍隊就從我身旁經過」,緊張情勢讓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和趙慕蒿、楊渡各自分散,趙楊從東郊民巷撤走,徐仍留在原地,「後來看氣勢洶洶,我也往後撤,撤的時候就受到槍傷,當場昏倒,事後有人跟我說,同時有三個人倒下去,我的傷是最重的」。徐宗懋表示,當時士兵一直朝天空打槍,並不是朝特定對象開槍,他研判自己是被亂槍打到,否則不可能有三個人同時倒下。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1/6/7-6/13
2021年23期
一九一一年,墨西哥反政府武裝部隊攻佔大城托雷翁,對當地華人進行十個小時的洗劫與屠殺,三百零三名華人遇害,有被肢解與掛起。今年五月墨西哥總統羅培茲就歷史慘案作出官方道歉。 五月十七日墨西哥總統羅培茲就一...
2021/5/10-5/16
2021年19期
《究竟二二八》重新詮釋台灣之痛,勾沉反日幹將林茂生之死,敢於還原歷史場景,打破「二二八由省籍矛盾引起」的錯誤理解,打開真正「轉型正義」的可能。 在當今台灣特殊的「轉型正義」的政治風氣底下,二二八就成為...
2021/5/10-5/16
2021年19期
  1977年生,台灣桃園人,國立台北大學法律學系畢業,國立台北大學法律學系碩士班肄業,專長領域為基礎法學,特別關注法學方法與法制史的研究。其於二二八事件的研究特別著重在制度對於事件所帶來的影響,而這...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