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道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在囚青年人悔恨行差踏錯 (江迅、梁源冬)

在囚人士誤交損友悔不當初,嘆自由可貴。

下午酷暑烈日下,操場上,八個在囚青年正在練步操。在囚人士明仔(化名)流著汗,對亞洲週刊記者介紹說:「我們的步操要求是相當嚴格的,阿Sir就像電影裏的魔鬼教官一樣,要求極其嚴厲,他對我們常常會說:『要記住,我們是一個整體。』當有一個人操錯時,比如腳提得不夠高,或者是甩錯手,後果就會很嚴重,你不僅僅被阿Sir訓斥,還會連累身邊所有人陪你一起加操,直至你操得好為止。我們站在棚架遮陽下也已經出汗了,不要說烈日下步操了,像一顆乾蒸燒賣一樣。」每天有步操,每次二十至二十五分鐘。

跟著明仔巡察了在囚人士的囚室、飯堂、會場、學習室……在囚青少年每天清晨六時半起?梳洗、整理床鋪。明仔二十歲出頭,被判囚九年,明年年中刑滿,滿二十一歲就要離開懲教署,轉入成人監獄。他在網上誤交損友販毒,他說:「犯法是非常愚蠢的,你無法想像獄中生活。有人說『留案底會令人生變得更精采』的說法,是很愚蠢的,沒有想過坐監對自己、對家庭和後代的影響。我要說的是,監禁的後果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珍惜自由可貴,切勿行差踏錯。入獄後損友們一次都沒來探望過,一些令我踏上歧路的朋友,在我入獄後連電話號碼都立即更改,與我完全切斷聯繫,以防受牽連。是他們介紹我幫忙運毒,最初我怕被警察拘捕時他們還慫恿說:『這麼多人做,怎麼會輪到你被抓,你年紀這麼小,即使被抓也不會坐(監)很長時間。』」

明仔在獄內已報考第二次中學文憑考試,第一次考獲二十三分,由於英文科成績未能符合大學入學要求而未能升讀大學,馬上要再次放榜,希望會有好成績,他出獄後想任職社工,希望以自身經歷幫助邊緣青年重拾正軌。明仔談到最初鐵窗生活時說,什麼都不習慣,手上沒有手機也是很大的不習慣,在囚者在院所內無時無刻都受監視,包括洗澡時間。

一起接受採訪的還有明仔媽媽,流著淚敘說明仔成長遭遇;同場接受採訪的還有阿朗(化名)和他母親。二十一歲的阿朗四年前因販毒被判監十四年;他十四歲時因違反感化令而首次入獄,之後又因藏毒而被判入戒毒所,這次是第三次入獄,當時才十七歲。在鐵窗裏虛度黃金搏殺期,使他悔不當初,對於自己當年不理父母勸阻,出外結交損友的行為頗感後悔:「坐監絕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度過的,一齊玩的時候朋友說會記得你,但入來後從來不會來探視你,當初講的『齊上齊落』呢?」 ▇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3-8/9
2020年31期
全球最大的獨角獸螞蟻集團在上交所科創板和港交所同步發行上市,預估上市後僅次於騰訊和阿里巴巴,成為香港上市股票中第三大市值公司。馬雲將有望擠進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財經界近日幾乎都聚焦於那隻「螞蟻」,它快...
2020/8/3-8/9
2020年31期
薛永恒認為港區國安法出台有利於創科發展;創新要素的流通最重要是信息流通、人才流通、資源流通;香港未來創科發展有三大課題:醫療科技、人工智能、高新物料與微電子。 香港財經界在熱議兩大話題:七月二十七日,...
2020/8/3-8/9
2020年31期
  1962年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電機工程系及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亦曾於哈佛大學商學院進修。1984年加入政府,任職助理機電工程師。2017年10月起出任機電工程署署長,並兼任機電工...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