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鋒
2019年11月24日
第33卷 46期
美國對華政策撕裂台前幕後

傅高義(左)與法內爾

美國高層對華政策出現嚴重分裂。哈佛中國通傅高義等人認為,將中國視為敵人並試圖讓中國與全球經濟脫鈎,既損害美國聲譽與利益,也損害各國利益,最終孤立的將是美國而非中國。但前美軍太平洋艦隊情報主管法內爾等人公開信,歷數北京在南海及新疆和香港等熱點問題上的威脅,呼籲堅持對抗中國路線。

中美貿易戰雖然看到一絲曙光,但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日三變,讓前景變得撲朔迷離。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與特朗普對著幹,卻在對華政策上與特朗普罕見契合,甚至強硬程度還超過白宮;美中高層和智庫也都出現了脫鈎(disengagement)的呼聲。

但高調反對中美脫鈎的聲音最近出現。哈佛大學研究日本和中國最權威的學者、《鄧小平時代》作者傅高義(Ezra Vogel)教授認為,美國在對華政策上遠遠沒有達成共識,他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文(Michael Swaine)、美國國務院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五人執筆,另有九十五名專家學者、政商界人士聯署公開信「中國不是敵人」,在七月三日的《華盛頓郵報》網站刊登後,引發巨大反響,截至十月底,聯署人已經達到二百人。

這封公開信的觀點十分鮮明,直截了當指出,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並試圖讓中國與全球經濟脫鈎的做法既損害美國的領袖地位與聲譽,也損害各國經濟利益。更何況,美國無法阻止中國的經濟發展、無法阻止中國企業擴大在全球的市場份額、以及在國際事務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公開信表明華盛頓想要大幅度減緩中國發展步伐,肯定會傷害自身利益,而美國迫使盟友將中國視為經濟和政治的敵人,將削弱華盛頓與盟友的關係,而最終被孤立的,將是美國而非中國。

在百人公開信發表兩週後,一封題為「Stay the Course on China」的致特朗普公開信在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發表,由退役海軍上校、前美軍太平洋艦隊情報和信息行動主管法內爾(James Fanell)執筆,簽名者包括美國退役軍人、前情報官員、學者、智庫成員等一百三十人。公開信歷數北京在南海以及新疆和香港等熱點問題上展現的威脅,聲稱與中國接觸政策已經失敗,支持並呼籲特朗普政府堅持目前採取的對抗中國路線。

這兩封公開信恰恰證明,美國在對華政策上非但沒有共識,甚至兩造立場截然對立。曾經撰寫全球暢銷書《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的傅高義認為,中國的崛起正在取代一九八零年代的日本,對美國的經濟霸權形成了挑戰,再加上中國強大以後對國際話語權的期望,引發了美國對中國「和平崛起」口號的懷疑。不過,傅高義斷言,美國不可能跟中國完全脫鈎,因為正是他在一九六九年尼克遜(尼克松、尼克森)上台時與美國漢學家費正清(John Fairbank)聯袂建議「要接觸中國」,並在之後親眼見證了中美建交以及中國在鄧小平時代開啟的四十年改革開放之路。

傅高義認為特朗普並不了解中國的改革之路,也不任用真正了解亞洲和中國的專家,導致對華政策盲動、多變,加上美國鷹派誇大了中國即將取代美國的危機,從而使對立的情緒日漸深化。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也印證傅高義的觀點,認為當前的美國「有對華態度,但沒有對華政策」,國防和情治機構及國防部都把中國當成敵人,國會議員則都在較勁誰是最好戰的對華鷹派人物,「沒有人逆風而行去提供平衡」。

傅高義和其他堅定主張與中國合作的專家都有一個基本認知,那就是中國在加強而不是削弱全球合作。前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舉出例證,指北京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八年,支持了聯合國安理會所通過的一百九十項決議案中的一百八十二項。在中國學界極有影響力的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問題研究院中國項目主任戴維.蘭普頓(David Lampton)在觀察中國四十年改革開放的歷史中發現,中國民眾的「思維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從高喊「自力更生」的口號,轉變到暢談全球治理、相互依存、全球供應鏈、全球氣候等等,因此,美中只要加強相互依賴,就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卡內基和平基金會副會長、前美國駐台辦事處主任包道格則明確主張,美國老一套戰略思維已經不適用,「我們必須給中國一席之地」。

傅高義等人的看法在中國也有知音。儘管中國經濟學界不乏利用貿易戰與美國和美元脫鈎的聲音,更有鷹派呼籲與美國在台灣或者南海一戰,但主張中美繼續合作的立場仍然是對美政策的主流。中國前副總理曾培炎在新加坡的一場會議就明確表示,中美兩國經濟若脫鈎,不僅對兩國,對全世界而言都是一場災難。曾培炎提出兩步走的方案,中國先與亞洲整合,找到為和平與繁榮而努力的共同事業,然後敦促中美兩國找到共同的事業。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兩度向特朗普喊話,不要逼新加坡在中美之間選邊,因為新加坡無法取捨。由於「中美脫鈎」論調甚囂塵上,以至於美國副總統彭斯也不得不澄清,指華盛頓無意與中國脫鈎。顯然,在對華政策上,美國內部的博弈正在如火如荼進行,共識短時間內難以形成,而分水嶺則在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美國的「香港牌」損害美國利益,香港暴徒砸爛星巴克,美國商會與駐港領館都三緘其口,顯示特朗普政府難以保護美企業在港利益。美國在港金融機構,從高盛到花旗銀行都會身陷險境? 在特朗普宣布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法德英三國落實歐洲自己的貿易支付方式——「INSTEX結算機制」,並歡迎比利時、丹麥、芬蘭、挪威、荷蘭和瑞典加入。這是歐洲抗衡美國、啟動去美元化時代的開始。 德、法、英三國今年初成立了一個「貿易往來支...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美國成為全球唯一反對國際女權的國家。特朗普不想認同普世價值,而是站在「特朗普優先」的立場上跟全球唱反調。這造成國際秩序巨大動盪,也給世界帶來不穩定因素。 不要誤認為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重回...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