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鋒
2020/7/13-7/19
2020年28期
中歐微妙默契制衡特朗普

中美之間的第三者是歐洲;歐美之間的第三者是中國。歐洲成為制衡特朗普的微妙力量,與中國暗通款曲,德法不再仰美國鼻息,推動歐洲軍,尋求獨立外交,為中美博弈添增奇特變數。

中美之間的第三者是歐洲,或者說,歐美之間的第三者是中國。在中美關係高度緊張之際,歐洲扮演了關鍵的緩衝的角色,甚至成為一股微妙的制衡特朗普政府的力量。由於美國的單邊主義,在經濟上對歐洲毫不客氣,在北約問題上也是爭議不斷,德國與法國都爭取逐漸與美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不再只是仰美國的鼻息、亦步亦趨,而是要部署更多的獨立外交空間,不被美國特朗普政府牽著鼻子走,因此為中美的博弈,添增奇特的變數。

在冷戰時期,歐洲是美國的跟班,由於歐洲面對蘇聯的威脅,亟需美國的保護,協防歐洲,免於被蘇聯蠶食。在北約的結構下,歐美聯盟,發揮聯防的作用。

但到了二零二零年,歐洲面對一個不一樣的美國。在特朗普統治下,美國對歐政策不再扮演「自由世界領袖」角色,而是斤斤計較,要歐洲諸國分攤北約防務上巨大經費,就是說要歐洲各國付出「保護費」,成為一筆很大的負擔,損害歐洲的利益。但歐洲發現自己的戰略考慮,不能依附在美國背後成為美國附庸,而要認真對待自己的需要,回答「誠實身體」的誠實需要。

歐洲的誠實需要就是保持和平、繁榮與穩定,而不是成為美國鷹派在歐洲大陸的走狗,不斷向俄羅斯惹是生非。長期以來,德國、法國與意大利等國都厭煩成為美國仇俄策略的先鋒,而是要建立一個獨立自主﹑超越意識形態之爭的沃土。過去由於美國負擔北約的大量軍費,也多少為歐洲製造了一些就業機會,因此對於美國在歐洲廣設軍事基地,沒有怨言,但如今特朗普要求歐洲負擔北約的巨大軍費,反而刺激歐洲思考到底是否還需要這樣的「北約抗俄」角色。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8/10-8/16
2020年32期
未來兩個多月,中美關係受美方極限施壓將成為新常態。特朗普和拜登都打仇華牌,可能假戲真演,有識之士應揭開美國「皇帝的新衣」,避免選戰成熱戰甚至核戰,陷兩國人民於水深火熱。 中美關係面對朝鮮戰爭以來最嚴峻...
2020/8/10-8/16
2020年32期
泛民勢力須回歸民主政治的基本面,從一個「忠誠的反對派」做起,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香港的主權,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不要被港獨的「假議題」所誤導,投身香港城市的變革,吸取中國大陸最近全力發展的智慧城市...
2020/8/10-8/16
2020年32期
五名跨黨派立委涉SOGO案,主角是總統府原秘書長蘇嘉全姪子蘇震清。蘇氏家族捲入多宗政商弊案,震動綠營。 台灣SOGO案經營權之爭,從陳水扁就任總統之初,經過馬英九到蔡英文時代,幾乎碰觸到這個案子的政治...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