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中國改革
2020/11/2-11/8
2020年44期
中國芯企爛尾 震動中央整改

中國芯片企業爛尾、破產蔚為風潮,涉及數千億人民幣,震動中央。行業一窩蜂發展,當局監管不力,亟待整改。

近來中國芯片企業連續「爛尾」、破產蔚為風潮,號稱總投資達一千二百八十億人民幣(約一百八十九億美元)的武漢弘芯就在八月面臨資金鏈斷裂。官媒新華社旗下的《瞭望》週刊也在十月初撰文指出六個百億級人民幣半導體項目先後停擺,令國家蒙受損失。十月二十日,發改委在例行記者會上更批評部分企業「三無」:「無技術」、「無人才」、「無經驗」,但時至今日尚沒有任何人因此被捕,反映中國芯片行業面臨「大躍進」式發展的亂象,監管不力、地方政府胡亂投入。

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在二零一四年啟動,意味著中國芯片投資的大時代到來,單在今年上半年,落地項目總投資額就達到三千零七十億人民幣。然而,這些項目多在中國二、三、四線城市開發,缺乏人才、技術和經驗,相關官員為了拉動GDP增長以換取政績,因此對於高新科技行業不遺餘力投入,監管、資本質量也出現較大問題。近幾年來,芯片相關初創企業爛尾甚多,總金額達數千億人民幣。

早在二零一七年,格芯(成都)本來投資九十億美元,建立中國最大的十二納米芯片廠,結果爛尾收場;投資四百億人民幣的陝西坤同半導體今年年初被爆出拖欠員工薪水;成立於二零一五年的南京德科瑪項目總投資達三十億美元,也在今年七月宣布破產清盤,面對資金耗盡的困境;淮安半導體涉資一百五十億人民幣、承波半導體投資四千餘萬人民幣,但結果無一例外爛尾或破產收場。這次爛尾的武漢弘芯的最大股東曹山還在濟南設有「泉芯」,也涉及千億人民幣,目標都是攻克十四納米以下製程的芯片生產,分別挖來台積電以前的高管蔣尚義、夏勁松,同樣都出現嚴重管理問題,面臨破產。

半導體行業投資周期長,需要大量人才,並非一朝一夕可至。現時巨頭都經歷數十年產業整合、合併、收購而成,並非「大躍進」式的一湧而上便可成功,更需要資本的定力和政策的定力。當今半導體行業的巨頭三星電子也經歷了長達十四年的虧蝕擴大,才展現出盈利能力。現時中國風險投資要求實現盈利大概在三至五年之間,資本的衝動決定了創新的短視。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11/9-11/15
2020年45期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未把全面深化改革工作列入議程,不是刻意迴避,而是要迎合相關政治進程。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曾任中華民國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   ...
2020/11/9-11/15
2020年45期
中國政法「害群之馬」清除行動近四個月,處分千餘人。江蘇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主動投案,地方政法系統劇烈震盪,政法系統整頓形勢已無法令官員心存僥倖。 人們對三年前熱播的檢察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或許還記憶...
2020/10/19-10/25
2020年42期
近來內蒙古雙語教育新政策掀起風暴。當局推動課程改革,許多科目以漢語教育取代蒙古語,引起一些蒙族家長抗爭,也有漢人知識分子支援,但事件漸告平息。北大教授馬戎、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等近年主張的「第二代民族政...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