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十大電影
2019年1月7日
2019年02期
亞洲週刊2018十大中文電影 (列孚)

台港電影被中國大陸電影完勝。《我不是藥神》直指中國大陸醫療體制不完善,引起極大迴響。《影》以水墨畫的光影,呈現宮廷血鬥與至愛,是張藝謀巔峰之作。港產片《無雙》對「真與假」作出哲理性啓示,被譽為黃金時期港產片回歸。台片《誰先愛上他的》名列第七。

這是兩岸三地中文電影極少出現的現象:二零一八年,香港、台灣兩地電影近乎完敗,中國大陸電影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本屆台灣金馬獎評選及得獎名單就是最好的證明。金馬獎被譽為最能全面體現中文電影水平,來自大陸的電影人毫不客氣地盡奪可能的獎項,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等等,金馬獎座一個接一個的被送到大陸影人手上,幾乎是予取予携!的確,台灣、香港兩地於二零一八年度能拿得出手在市場上一展風騷的影片確實太少、太少了!雖然香港電影呈復甦之象,可是,一旦要嚴謹討論年度優秀作品時,人們還是深感遺憾的。過去一年,中國大陸電影產量幾近八百部,而台港兩地產量合計起來不到一百部。用誇張一點的軍事比喻就是中國大陸是一個「兵團」,港、台兩地卻只有不到一個「連」!怎麼「打」?

因此,本屆金馬獎好像是專為中國大陸電影而設般,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恰巧的是,二零一八年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四十年,神州大地以電影產品數量及高達人民幣六百億元(折合約八十五億美元)的票房收入,繼續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與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致,在中文電影市場上大有斬獲並在金馬獎上盡領風騷,都好像就是特地迎接改革開放四十年,群擁綻放出最恰當不過的花團錦簇。

事實上,自二零零二年起,以票房收入二億三千萬元人民幣的《英雄》作為標記(該片佔據當年整個中國大陸電影票房幾近一半),象徵著中國電影基本轉型,進入了市場經濟,拍片產量一年比一年多,票房增長年均超過百分之三十,二零一七年《戰狼2》更以五十六億元成為票房紀錄最高的中文電影。經過這十六年洗禮,中國大陸電影產業已步入初級市場階段的同時,也培養了人們看電影習慣以及提高了觀賞水準,當然也讓年輕電影人有了一露鋒芒的機會。導演畢贛之前憑一部只投資了十多萬元拍成的《路邊野餐》而大獲好評,一八年便獲四千萬元拍了《地球最後的夜晚》,由此可見,因為市場大好,多元化的電影創作、製作便如潮水湧現。

無論如何,二零一八年中國大陸電影市場態勢確實要遠比港、台好得多,佳作亦佔壓倒性優勢,從亞洲週刊評選出來的二零一八年度十大中文電影就可見一斑﹕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30日
2020年01期
二零一九年,華語電影在困惑中探索新的題材風格,突破過去禁區。《南方車站的聚會》是少見的黑色電影,兼具陰冷與柔情。《少年的你》聚焦校園霸凌下的殘酷青春,《流浪地球》展示科幻片特效製作實力,《叔·叔》關懷...
2018年1月1日
2018年01期
《芳華》是二零一七年中國大陸電影的最大焦點,沿著文革、對越南自衛戰爭至改革開放的時間線,刻劃出當代中國人走過的政治與社會改革之路;《血觀音》以道不盡的女性故事,揭露赤裸裸的權貴交易;《嘉年華》以中國大...
2017年1月16日
2017年04期
《七月與安生》巧用倒述手法,兩個閨蜜、三個結局別出心裁;《羅曼蒂克消亡史》尋找日據時代上海的光怪陸離,反思當下的浮躁甚至野蠻的暴富;《再見瓦城》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發現台灣情懷,呈現與兩岸三地導演不一樣...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