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韓片《寄生蟲》為何揚威奧斯卡 (王夕子)

《寄生蟲》劇組台前幕後(圖:歐新社)

《寄生蟲》導演奉俊昊:奧斯卡最佳導演(圖:歐新社)

韓片《寄生蟲》

韓片《寄生蟲》劇照

韓片《寄生蟲》破紀錄獲九十二屆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四項大獎,背後是對階級矛盾的呈現,展現荒誕諷刺和殘酷,巧妙地在「韓國性」與「國際性」間取得平衡。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籠罩下,一切慶典都彷彿變得如此無關緊要。二月十日揭曉賽果的第九十二屆奧斯卡金像獎也同樣經歷了這樣的尷尬。就在不久前,獎項提名揭曉時,人們還津津樂道地將本屆奧斯卡稱為「神仙打架」,意指入圍作品佳片雲集、競爭激烈。但如今,再勁爆的獲獎名單,也只能成為全球抗疫浪潮中一筆可有可無的談資。

但即使沒有疫病的衝擊,觀眾也很難再對九十二歲的奧斯卡抱有什麼期待,就像沒有人會再要求年過九旬的老者實現什麼人生新突破。然而變化竟在潤物無聲之間猝然發生了:由韓國導演奉俊昊執導的電影《寄生蟲》(《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於重圍中異軍突起,斬獲包括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電影(即之前的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四項大獎。作為奧斯卡歷史上首部獲最佳電影獎的非英語電影,以及韓國首部榮膺奧斯卡獎的電影,《寄生蟲》註定成為韓國、亞洲乃至世界電影史上不可磨滅的破紀錄。

「《寄生蟲》根本不是奉俊昊最好的作品!」「《寄生蟲》就能代表韓國電影了嗎?」「《寄生蟲》的勝利並不是電影的勝利,而是公關的勝利!」塵埃落定之後,凡此種種言論於中文社交網絡中甚囂塵上,當中有多年關注韓國電影的影迷,也包括不少較為專業的影視評論人的意見,中心思想無外乎一個:《寄生蟲》在奧斯卡連獲四獎,是否言過其實?

奉俊昊對獲獎感驚訝

事實上,連導演奉俊昊本人都對獲獎一事大為驚訝:在獲得最佳原創劇本獎後,他捧著獎盃在舞台後方仔細端詳,對「小金人」頗為珍視。其後他又三次上台,向同事、同行一一致謝,當中也包括被他視為啟蒙者和引路人、與他同坐在台下的導演馬丁·斯科賽斯以及昆汀·塔倫蒂諾。到他最後一次上台時,已經「無話可說」——似乎所有應該被感謝的人,都已經感謝過了。

意外歸意外,《寄生蟲》卻並非橫空出世。二零一九年,這部電影已經成為當年戛納(康城、坎城)電影節的贏家之一。能夠同時獲得選片口味偏藝術的歐洲電影節以及代表好萊塢電影工業體系價值判斷的奧斯卡獎的首肯,證明了奉俊昊於《寄生蟲》中盡力平衡商業性與藝術性,這也是奉俊昊的眾多前作中一直努力想要做到的,同時他也從不掩飾自己對於好萊塢電影工業的嚮往和亦步亦趨的跟隨。

著眼於階級矛盾與差異的《寄生蟲》,講述了一個夾雜荒誕、諷刺和殘酷的當代寓言:蝸居在半地下室內的四口之家,父母兒女都是無業遊民,連續復讀失敗的兒子基澤靠考上大學的朋友介紹進入巨富朴社長家成為家庭教師,依靠一個又一個謊言,全家人都如同吸附於富豪家的寄生蟲,紛紛在朴氏一家找到了合適的位置,成為富者的附庸,並逐漸打造出區別於貧富差距的倒置食物鏈條……

電影極具吸引力但又惹人詬病的一點在於其對於階級差異的直白呈現。借助純熟的視聽語言和細節描繪,奉俊昊成功地將階級概念拓展成為一種關乎環境、空間及生活狀態的具象展現,並以極其殘酷的形式呈現出來。影片中最令人感到驚心動魄的一場,即朴社長一家因暴雨臨時從野外露營現場回到家中,從鳩佔鵲巢的基澤一家手中「奪回」豪宅的使用權,而基澤一家則如同倉皇逃竄的蟑螂般在大雨中一路「下流」,回到被淹沒的半地下室。「上」與「下」之間的差異,竟如此赤裸。

文在寅祝賀《寄》獲獎

《寄生蟲》獲獎後,韓國總統文在寅通過社交網站表達了祝賀。他感謝影片的主創以獨特的韓國故事打動了全世界觀眾,給予韓國國民自豪,並認為《寄生蟲》的勝利是「過去一百年所有韓國電影人不斷努力的結果」。二零一九年是韓國電影一百週年,站在新的起點上,未來韓國政府將會進一步為韓國電影提供盡情發揮想像力並沒有顧慮地製作電影的環境。文在寅的話,證明了《寄生蟲》在「韓國性」和「國際性」上的平衡,也點出了影片折桂奧斯卡的另一大原因,即韓國開放而無拘束的創作環境。相較之下,華語電影尤其是中國大陸的電影人,應對此番剖白感到羨慕不已。

奧斯卡頒獎禮開始前,對於獎項花落誰家,輿論眾說紛紜,但大多預測都將目光集中於《一九一七》等顯然更符合學院一貫及普遍審美的「衝奧」作品。而《寄生蟲》的橫掃,似乎讓不少人嗅到了「而今邁步從頭越」的革新意味。但在小金人即將迎來自己百歲生日的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奧斯卡獎或許也逐漸從「行業標竿」向「電影盛宴」的方向開始轉型。奧斯卡依然是衡量影片質量的標竿,但絕非唯一標準。

對電影的愛令人動容

獎項內外,奧斯卡那些看似「政治正確」的表態,和對電影的毫無保留的愛,反而顯得更加動人。當女性指揮家身著華麗服裝登上舞台,當女演員獲獎時能毫無顧忌地「發出自己的聲音」,當影后蕾妮·齊薇格向與世長辭五十年的巨星茱蒂.嘉蘭致意,當影帝華金·菲尼克斯眼含熱淚地懷念自己早逝的哥哥瑞凡·菲尼克斯,當奉俊昊靦腆而驕傲的表達自己對馬丁.斯科賽斯的尊敬時,舞台上下對電影人和電影本身流露出的溫情,都足以令人動容。

如果說電影是造夢的藝術,那麼全世界的電影工作者則既是造夢者,同時也是夢裏人。超越獎項與勝負,一年一度的奧斯卡如同美妙夢境中必不可少的喧鬧盛會,無論它變得多麼陳舊,在殘酷而無法逃避的現實世界之外,人們總還是需要這樣一個舉杯同慶、共襄盛舉的時刻。■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最佳電影:《寄生蟲》 最佳導演:《寄生蟲》奉俊昊 最佳男主角:《小丑》華金‧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 最佳女主角:《朱迪》蕾妮‧齊薇格(Renee Zellweger) 最佳男配...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熱帶雨》(Wet Season) 編劇、導演:陳哲藝 演員:楊雁雁、許家樂、楊世彬、李銘順 製作:長景路電影工作室   從馬來西亞嫁到新加坡多年的中學中文老師阿玲(楊雁雁飾)因無法生育,婚姻逐漸...
2020年2月23日
第34卷 07期
  《肥龍過江》(Enter the Fat Dragon) 導演:谷垣健治 編劇:王晶、呂冠南、陳健鴻 主演:甄子丹、周麗淇、王晶、毛舜筠、竹中直人 動作設計:甄家班   本片由王晶監製和構思,是他...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